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妖刀之鸣鸿天下 第六章 一尘老人:我思故我在(2)

作者:微尘陌上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09-17 07:40:26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


随机推荐:星相之神 末世沧流 星卡设计师:开局设计火伊布 至尊剑神 我在异界开网咖 玉虚离歌 珏煞剑 开局签到龙象般若 

    .

    一尘老人安坐在蒲团上,语音平和而有力量,继续讲道。

    “第二个故事是关于善,亦是希望大家能与第一个故事结合起来参悟。”

    一尘老人语音顿了顿,看了看大家。经堂中孩子们睁着纯真的眼,聚精会神。

    “第二个故事:小和尚的棉被

    在一座破旧的庙宇里,一个小和尚沮丧的对老和尚说:‘我们这一个小庙,只有我们两个和尚,我下山去化缘的时候人家都是对我恶语相向,经常说我是野和尚,给我们的香火钱更是少得可怜。今天去化缘,这么冷的天都没有人给我开门,化到的斋饭也少得可怜。师父,我们菩提寺要想成为你所说的庙宇千间、钟声不绝的大寺,恐怕是不可能了。’

    老和尚披着袈裟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闭着眼睛静静地听着。

    小和尚絮絮叨叨地说着,最后老和尚沉默一阵,终于睁开眼睛问道:‘这北风吹得紧,外边又冰天雪地的,你冷不冷啊?’

    小和尚浑身哆嗦着说道:‘我冷呀,双脚都冻麻了。’

    老和尚说道:‘那不如我们早些睡觉吧!’

    老和尚和小和尚熄灭了灯钻进了被窝,过了一个多小时,老和尚问道:‘现在你暖和了吗?’

    小和尚说道:‘当然暖和了,就像睡在阳光下一样。’

    老和尚说道:‘棉被放在床上一直冰凉的,可是人一躺进去就变得暖和了,你说是棉被把人暖和了,还是人把棉被暖和了?’

    小和尚一听,笑了:‘师傅你真糊涂啊,棉被怎么可能把人暖和了,当然是人把棉被暖和了。’

    老和尚说道:‘既然棉被给不了我们温暖,反而要靠我们去暖和它,那么我们还盖着棉被做什么?’

    小和尚想了想说道:‘虽然棉被给不了我们温暖,可是厚厚的棉被却可以保存我们的温暖,让我们在被窝里睡得舒服啊!’

    黑暗中,老僧会心一笑:‘我们撞钟诵经的僧人何尝不是躺在厚厚棉被下的人,而那些芸芸众生又何尝不是我们厚厚的棉被呢!只要我们一心向善,那么冰冷的棉被终究会被我们暖热的,而芸芸众生这床棉被也会把我们的温暖保存下来,我们睡在这样的被窝里不是很温暖吗?庙宇千间、钟声不绝的大寺还会是梦想吗?’

    小和尚听了恍然大悟。

    从第二天开始,小和尚每天很早就下山去化缘了,依然碰到了很多人的恶语相向,可是小和尚却始终彬彬有礼的对待每一个人。

    十年以后,菩提寺成了方圆十几公里的大寺,有了许多僧人,香客更是络绎不绝,而当年的小和尚也成了住持。

    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我们都生活在‘棉被’里,别人就是我们的棉被,当我们用心去暧棉被的时候,棉被也会给我们温暖。努力去做一个温暖的人,用真心对世界微笑。”

    孩子们鸦雀无声,静静地听着。

    一尘老人环顾了一下讲经堂中的孩子们,微笑着说道:“以上这两个故事写得很好,所以,孩子们,我们首先向这两个寓言的作者致以敬意,大家给点掌声,好不好?”

    讲经堂中一阵掌声响起来,虽出自于稚子之手,却也热烈。

    一尘老人待掌声平息下来,捋了捋花白的胡须,慈祥地看着大家,继续讲道。

    “第一个故事是告诉我们做事要有静心,第二个故事是告诉我们做人要有善心。静心是我们的一种修持,而善心是我们的一种选择。大家下来后,好好参悟其中的精义。”一尘老人捋了捋胡须,平静地看着自己的徒弟们,“有疑问的,现在可以提出来。”

    侍川站起来,挠了挠头,有些怯怯地,说道:“师父,静心,我能够理解,可善心呢,我还有些迷惑。”

    一尘老人慈祥地看着侍川,温言说道:“哈哈,孩子,有疑惑,但说无妨。”

    侍川看着师父,轻轻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大声说道:“但如果我们被以善之名绑架呢?比如弱者利用弱者定律。所谓弱者定律,就是无视秩序,把社会美德当成理所应当,利用他人的善良,强调公正、强调平等,强调仁爱。用自身的弱小要挟他人,让整个社会充满着无形的道德绑架。而他们都有着共同的表现:

    穷就该不分是非!

    惨就该被体谅和优待!

    大的就得让小的!

    为老便可以不尊!

    你方便,就该给身边的人方便!

    ……等等。

    那我们该怎么办?”

    这大孩子侍川身量较高,在座位上笔直站着,恭恭敬敬地问道。

    “以道德约束自身,是为圣贤;以道德约束天下,是为不仁。善待别人,是以人的行为作准则,是以合符社会规则为准绳,而与年龄、身份、金钱、美丑无关。诚如一个儒者所说,一个干净的世界,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谈高尚,天天没事儿就谈道德仁义,人人大公无私,最终这个世界会堕落成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世界; 讲规则的世界,只管善与恶,不问穷与富,‘弱者’这个标签不是用来拒绝承担责任的筹码,社会法则是从来不会同情偏爱任何一个人的。不公平的无原则的谦让与善意,带来的是委屈和不公,只会毁坏人的内心秩序。不错,善良和爱都是免费的,但不是廉价的,没人有义务为他人的弱小买单,帮,是情分而不是本分。应对弱者定律的唯一法则就是:放弃弱者心态,拒绝道德绑架,对老好人式的无原则的宽容与善良说不!”

    一尘老人离开蒲团,站起身来,端起桌案上的一盏茶,就着壶嘴轻轻啜了一口,清清嗓子,在台上缓缓地跺着方步,若有所思,继续说道。

    “或许,很多时候善良是不会得到相应回报的,它也许只会养出一条最凶狠的白眼狼,亮出獠牙,扑向曾经的恩人。这世界,善意总是容易被遗忘,但恨意却总是被铭记。是的,这是人性之恶,我们终其一生的善良,也许都难以逃脱这个漩涡。但你选择的是善良,而非其他,因为,‘明明德’、‘亲民’、‘止于至善’这三大纲领是我们立身处世的根本。同时,需要记住一句话:狗不能喂太饱,人不能待太好。

    “纵使善良是一种高贵的选择,但从恩人变成仇人,也只在‘对他好’与‘对他更好’这一步之遥。别善良得太满,留几分给自己。给善良安上一把锋利的刀与一面坚硬的盾,因为,善良也需要保护。

    “是呀,这世上,唯有太阳和人心不可直视。记住,菩萨心肠,金刚手段——我们崇尚扬善,同时,我们还需除恶。”

    一尘老人环顾了经堂中的孩子们,慢条斯理地走到讲台中央,将茶盏轻轻放回桌案。

    “谢谢师父,弟子明白了!” 侍川笔直地站着,向师父深深一鞠躬,恭恭敬敬地说道。

    “孩子,坐下吧。下去后,再好好领悟为师的话,去掌握其中的分寸与精髓。”

    “是,师父!”侍川肃静地点了点头,席地而坐。

    “好的,还有哪位孩子不明白的?”一尘老人环顾众人,顿了顿,没人说话,遂轻轻拍了拍手,说:“好。如果没人提问,那今天这堂课就到此为止,下课!”

    “谢谢师父!”孩子们站起身来,齐齐给师父鞠躬。

    一尘老人将书案上的教材收拾起来,用左臂夹了,理了理身上的灰布长袍,径直向讲经堂大门走去,从容,儒雅,平静。

    青埂山上的灵台草堂,日日里,便是一尘老人的传道、授业、解惑,而一众弟子修习、探索、明理,有时也会随了师父去青埂山外的异界人间为民众疗伤治痛,体验异世界的民俗风情,这便构成了灵台草堂一道独特的生活方式。

    如此,也不知过了几世几纪几天。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