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妖刀之鸣鸿天下 第十七章 与天斗,有何不可(3)

作者:微尘陌上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09-17 07:40:26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


随机推荐:玉虚离歌 星相之神 至尊剑神 末世沧流 我在异界开网咖 珏煞剑 星卡设计师:开局设计火伊布 开局签到龙象般若 

    .

    梵香转身循着笑声看去,滚滚热浪扑面而来。

    烟炎张天的云团翻卷,万千破甲败兵的战场上,只见在云霞透过烟尘投下的变幻光影中,一个苗条匀称的身影已是站在身前十步处,向着他深深一鞠躬。梵香定神看去,可以清晰地看见面前的这个女子,鞠躬时,圆发髻上插着一支白色玉簪,玉簪上坠着一枚透明的小水晶坠,在他眼前微微颤动着,而那女子刚才在云端处所说的话,轻柔语音如袅袅的烟波,却依然自远处徐徐传来。

    这女子深鞠一躬后,站直了身形,抬眼看了看梵香,眉眼之间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给人柔和温馨的好感。梵香一时有些诧异,盯着眼前这个女子,一瞬间的出神,是莫名的安宁。梵香心中不禁渐趋于平和,额间火焰血印渐散,头上冉冉飘扬的灰白发丝渐转青黑,飘飘垂落于两肩。

    他将刀慢慢收回,细细打量面前这个女子,只见她身穿一套白色紧身武士服,衬托得身形曲线玲珑,白皙娇嫩的颈项极致完美,脸上蒙着一条黑纱巾,圆发髻上插着的那枚透明的小水晶坠反射着晶莹的光,依然微微颤动,背后插着一把精致狭长的白柄武士刀,显得英姿飒爽,就像一朵娇艳带刺的白玫瑰。虽是武士行装,却从她身上隐隐泛散出极致的女人味,身姿和举动与其语音一般是如水的轻柔,但在这轻柔软语里却隐隐融入了一股美艳的杀气,如一条无形而致命的绞索,扑面而来的热浪也驱散不去她带来的肃杀与寒意。

    “北宫秋原慧,请赐教。”那女子眼角眉梢处显出微微笑意,再次鞠躬,语言简练,绝无余辞。

    这个女子身上有一种穿透别人心灵的力量。

    梵香的心蓦地紧了一下,不自禁将心神收束起来,收了狂放之态,凝神静息,依着曲率刀法第一重的起手式,身形向左半侧,脚步微错,右膝微曲,劲贯双臂,双手持刀,刀身向正前方斜垂,刀尖轻轻贴地,向右微转了头去,看着秋原慧,对她冷冷说道,“那就来吧。”

    秋原慧平静地看着梵香,眉眼之间的笑意渐去,眼光寒如凝冰。她抬起右手,轻轻一挥,从背上抽出了那把精致华美的武士刀,将手中刀旋转着挥舞起来,刀在空气中呜呜作响,由一道银光旋即化作无形,稍顷停下时,刀锋向梵香斜斜前指,刀锋所向处空气激荡,像掀翻了一个无形的漩涡。

    秋原慧面对梵香,身形微微前倾,双手持刀,于十步外的战场上,像冻住的冰雕,一动不动。

    梵香的眼光越过秋原慧手中的武士刀,然后落在秋原慧的眼睛里,二人眼光交汇的一霎,寒冷,无情,杀气。

    二人之间的空气一下子冷凝下来,便如这战场之中突然骤降严冬,有刺骨的冰冷。时间一点点流逝,两人静静地对峙着,便如两尊雕像,——强大的威慑者,伟大的战士,善于伺机捕猎的猎手。谁也不先攻击,都在等着对手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就算这错误微不可查。

    话说这梵香的曲率刀法,是在一尘老人研写《二义相对经》时,于一个偶然的机会里研创而来的。一个夕阳西下的夏日黄昏,老人沿着青埂山半山腰处的忘忧河岸静静地散着步,看着几个小徒儿在河边玩小纸船,小纸船漂离岸边后,因无风无浪,小船泊在水面动也不动,徒儿们便向那小船后面扔些小石子,惊起波澜以推动小船前进,看着小船被小小的波浪推动起来,一尘老人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悟到--惊起的波浪,降低了小船后方水面的张力,但小船前方水面依然是一块平面,从而张力不变,小船就被前方水面的张力拉过去了,--弯曲空间的动力。这种动力便是曲率驱动力,曲率驱动力在四周时空里创造出曲速气泡,能够将时空距离缩短很多,从而可以进行零距瞬移或星际旅行。这种方式并不违反二义相对学所阐述的理论,因为这是由曲率气泡所带动的,令身处时空中的人或物达到或超越光运动的速度。

    老人悟出了个中原理,——这个天地宇宙的空间并不是平坦的,而是存在着曲率(即波浪),如果把天地宇宙的整体想象为一张大膜,这张膜的表面是弧形的,整张膜甚至可能是一个封闭的空气泡。虽然膜的局部看似平面,但空间曲率还是无处不在。从这个空间曲率的存在,一尘老人设想,如果将空间进行折叠,则设想把一个巨大空间的曲率无限增大,像一张纸一样对折,把“纸面”上相距遥远的两点贴在一起,那么,就可以实现零距瞬移,即从一处到另一处的瞬时移动,只需通过借助一种特殊的力量改变空间曲率把目的地拖过来。说来,这种把弄八荒六合于股掌的事只有所知的最高维度文明的圣界之帝才做得出来,但是,如果加上所知基本理论的限制,或许圣界之帝也未必可行。

    但说巧不巧,而《传习心经》中正好有“知行合一”、“致良知”两种心法,这两种心法与《二义相对经》中所论述的其中两个理论“能量守恒”、“万有引力”的原理,两相结合,可以尝试着修习这种特殊力量——曲率驱动力。经过数个世纪的研习,一尘老人终于练成了零距瞬移的神功。同时,在修习的过程中,他发觉能将空间进行折叠或弯曲从而实现零距瞬移的曲率驱动力的释放能量与速度可以强大到接近无限,基于此,他便创制了这套曲率刀法。

    曲率刀法只有一招一式,至简至易,但使刀时,所需功力共分为九重,每递增一重,刀锋所展现的威力皆按几何级数倍增。一尘老人在上古时代云游各界时,亦曾了解到异世界中一名后起之秀,尊号为轩辕氏黄帝的年轻人,在异世界的东胜大陆上,因缘巧合之下,在首山炼制轩辕剑时,于无意中获得了一把自炼而成的刀,遂将该刀取名为鸣鸿,但因此刀自带刀意,轩辕氏黄帝以此刀杀意过重,便封杀了此刀,而此刀实为神品,深具灵性,不堪于埋没,遂化作赤色云雀遁走,后不知所踪。之后,在一尘老人参透曲率驱动的功法妙理后,世间却再无可适用的刀具,一尘老人为将此刀法研习至最高境界,于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到一颗每数百年一次经过太阳系宇宙空间的彗星上,采来十万年的玄冰,炼制了一把可堪使用的玄冰火焰刀,然后用这把刀练习曲率刀法,但此刀虽亦是极具神性,威力亦是十分强大,但其自身所带的刀意不如鸣鸿,是故,一尘老人终究只能将曲率刀法的威力练到第七重,便再无进境。由此,一尘老人常引为憾事,故尝自叹,如得鸣鸿刀相助,以此刀自身所带之刀意,足可直达曲率刀法第九重,当于各界更无敌手。然一尘老人自是界外高人,自不与各界相争,也并不将此事放在心上,为纪念曲率刀法的创成及鸣鸿刀的遗失,故将此刀法亦命名为孤鸿刀法,或孤鸿一刀。

    此后,常对爱徒梵香详加讲授,并告诫其对敌之时不可随意使用。

    ……

    此时,战场之上,梵香与秋原慧相对峙了约有三分之一柱香的时间,在空气即将冷凝至冰点那一瞬,两人齐齐一声大喝,迎面对冲而过,各在对方身后十步处立定。

    屏息片刻,秋原慧突觉脸上微凉,半片丝巾飘落于地,知是蒙面的黑丝巾已然被对手刀锋所断,但并不觉脸上疼痛,想是未曾受伤,遂伸手将余下丝巾除去;梵香双手持刀,缓缓转过身来,左臂衣襟翻开一个口子,有一线微微的血痕。

    “好刀法!”

    “好刀法!”

    二人不禁异口同声为敌手叫好,心下皆对对方心存赏意,二人相对而立,眼光交汇的那一霎,虽亦是冰冷刺骨,但已无视对方为敌人的杀意,二人皆是安静地平视着对方,没有言语,竟视战场周遭的众神如无物。

    战场四围的众神兵天将眼前一错,未及喝彩,只觉自二人所在的区域突然向四周空域扩散出一道强大的无形冲击波,如滔天的波浪激荡而来,迫得众神不禁退后数步,方得站稳。

    秋原慧向梵香深深鞠躬,道:“谢谢,请赐教!”站直了袅娜的身形,轻柔飘逸。

    她微微一笑,再次双手持刀,直指梵香。此时,梵香方始看清秋原慧青春的面容时,一眼之下,但觉身上有如沐浴春风,只道最美人间的四月天亦不过如此,他很难想象天地世间还有如此极致完美的异性容颜,即便只是一个浅浅的笑意,也似一剪春风轻轻吹拂了柳枝,柳枝上的露珠映着朝霞温软的光辉,轻柔地抚摸着细碎的动人岁月,让人沉醉其中。

    眼前的这女子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美”、“柔”,都是极致,尤其是她身上散发出的浓得化不开的女人味,亦是极致,浓得便如一块精炼浓缩的蜜糖,把她溶化在一池春水里,春水都会是这个女人香甜的味道。

    “不客气,再来!”梵香还了一礼。

    “好!”语言简洁,音色柔美。

    二人各自将手中刀往空轻轻虚劈,缓缓移足,相距于十步,一把色如寒冰的冰冷妖刀,闪烁着幽蓝色的等离子焰光,刀头向下,轻贴于地,一把光似银练的玄铁神刀反映着周围燃烧未烬的战火,刀锋斜飞,杀机森森。

    二人之间形成一道无形的威压,便如一道随时夺命的无形的绞索。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