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妖刀之鸣鸿天下 第三十章 漂零久,而今何意(2)

作者:微尘陌上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09-19 04:23:48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


随机推荐:科技征服异世界 星际之召唤师 玄幻:开局收服天骄 好好修行,天天向上! 九武灵 重生成敌国王妃,我飘了 嫁给渣前任小叔后真香了 重生后我靠直播赚钱养崽崽 

    .

    梵香七窍神灵被三昧真火锁着,无法施展神通,驾不了烟云,只得骑了大青马,一路任由马儿往西随意狂奔了几日。越往前走,往西渐近,那树林便越是稀疏,而草地越是宽阔起来。

    一路上亦可看见附近的村舍,但十室九空,少有人烟,横尸相枕,流血成渠。沿途一些未及掩埋的尸骨暴露于野,给野狗成群结队的咬食。那些野狗看见人经过,皆是瞪着血红的眼睛凶狠狠地盯着,没有了一丝与人类温和相处的气息。曾经繁荣昌盛的异世界的人间街市里一间间房屋上的兵火依然未曾熄灭,绝少人气,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其间人类的反抗,均被血腥镇压,死者不计其数--从东胜洲至中洲再至大西洲,沿途树上挂满被吊杀的人类,各地城墙上挂满人类首级,尸骨则被做成“尸观”。《异世界.本卷》中记载“大地沧凉,衣冠不存,贼寇遍地,人家子弟几欲被数屠殆尽。”造成赤地千里之景,人口的大量减少,土地的大量荒芜,傍之虎狼等野兽成群出现,异世界成了一座巨型的屠杀场。

    旷野之中偶尔会听得远远的狼嚎声,也有许多蓬头垢面的人类或老弱病残的妖类一群群扶老搀幼自西向东而去。梵香看了人间如此光景,心中愤怒,同时,亦担心小樱桃兄妹二人的安危。

    途中经过的一些城镇大街上还张贴有北宫天庭发布的关于自己的悬赏通缉令,为了不与北宫仆从军遭遇引出不必要的缠斗,同时也不忍见一路上的异世间的惨况,便尽量选择旷野之路往西行,如此惴惴不安地一路西去。心下也很是觉得幸运,那日在莫家村时,那些人类仆从军没有依照通缉令来追杀自己,可能多半是因为那日自己重伤之下又一副病容,神功全无,与那些普通兵丁打斗时根本不像是神人一样的,反而不堪一击,便没有将他当成是天庭神界头号通缉的逃犯,让自己逃过一劫。

    北宫天庭神界的文明高度发达,但他们所居的北斗七星中的主星天枢星因为过度开发,资源已经濒临枯竭,将变得难以生存。北宫神界需要重建天枢星的生态系统,便需要巨量的黄金与石油,他们发现地球上的异世界里,——这颗美丽的蓝星上的土地里蕴藏着大量的黄金与石油等资源,便以异世界“反神类”的名义或者说是借口,而发动了这一场对异世界的战争。所以,从战争的性质来说,这场战争是以掠夺资源、人口、土地为主要目的,是为其更大的战争意图做准备的,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掠夺战争,是侵略战争,更是一场非正义的殖民战争。在这场由北宫天庭针对异世界的跨维战争发生后,金星星座上的灵山西天佛地第一时间发表中立声明,而居住于南斗六星的天府主星上的南天天庭保持默认态度,也在一定程度上纵容了北宫天庭的非正义的战争行为,至于银河界其他天庭神国由于实力原因,皆是对北宫天庭入侵异世界的战争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闻不问,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战争中所耗资源是以巨量的天文数字来核计的,给各界都或多或少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和损失。他们的军队纵横于异世界,所到之处,屠城掠地万里。其收降的妖类与人类仆从军一次性抢掠人类少女五百万,作为军粮,夜间残虐,昼时分食,便是鬼子军所称的“两脚羊”;强征五千万人类采矿,二千万人类造甲,一千七百万妖类造械,一千万人类与妖类造船,折磨饥饿至死者三分之二。各路鬼子仆从军将士们除了行军打仗外,在非战争时期也常以人肉为食,甚至将人类少女的人头制作“艺术品”。

    这些北宫仆从军被当时的世人称为鬼子兵,恨之入骨。

    后来,鬼子仆从军制作了一种名为“巨舂”的石制机器,采用机械化方式,将活人粉碎,以人肉作军粮,供应其清缴部队,以保证其军士的战斗力。鬼子军团所过之地,百姓净尽、赤地千里。《异世界.本卷》记载:东路人类仆从军统帅黄巢率领全军围陈州近一年,数百(一说三千)巨碓,同时开工,成为供应军粮的人肉作坊,流水作业,日夜不辍。将活生生的大批乡民、俘虏,无论男女,不分老幼,悉数纳入巨舂,顷刻磨成肉糜,并称之为‘捣磨寨’。陈州四周的老百姓被吃光了,就“纵兵四掠,自河南、许、汝、唐、邓、孟、郑、汴、曹、徐、兖等数十州,咸被其毒。”尤其恶毒凶残的是其部下,名叫秦宗权的,常派遣部将四处屠杀百姓,遣将四处攻掠,所到之处屠杀焚毁、酷虐残暴,使异世界的社会经济遭到严重破坏。他的军中不带米面,只用车子载着盐和人的尸体,饿了就割肉烹食。后来发展到把杀死的人用盐腌起来,做成人肉干随军携带,作为军粮。这哪还有什么人性可言,简直就是魔鬼之师!《异世界.本卷》记载:“西至关内,东极青齐,南出江淮,北至卫滑,鱼烂鸟散,人烟断绝,荆榛蔽野”。秦宗权所率领的这支队伍,无疑是异世界历史上最残暴的军队!另外,妖类仆从军统帅,——自称“魔王”的羯魔石虎,将东胜洲的中部地区数百万平方公里土地划为其狩猎围场,规定人类与野兽相遇时,不得向野兽进攻,否则即是“犯兽”,将处以死罪,被杀或被野兽吃掉的人类不计其数,人的地位竟连野兽都不如。那魔王石虎竟笑曰:“我家父子如是,自非天崩地陷,当复何愁?”其属下将士曾上书称这魔王的“业绩”是“夺人女子十万余口以实后宫,环地数百万里以养禽兽”……

    在异世界的人类与妖类往各洲躲避迁徙的路上,人类不同的族群或妖类族群也相互进攻对方,掠杀对方,抢食粮食,甚至以人肉相食,能成功自保的,十中仅存二、三,造成无数人类或妖类死于途中。

    异世界各大洲残留的人类与妖类,为了免于屠杀,要么结成联盟,要么各自为战,纷纷筑堡自卫,与鬼子兵对抗。《异世界.本卷》中记载 “异界大乱,大地残荒,保壁大帅数不盈四十,多者不过四五千家,少者千家五百家。”

    北宫仆从军团的士兵生性残暴,其行为令人发指。丧尽天良的屠戮和野蛮残暴的虐杀人类的行为,导致人类人口严重减少,而同居于异世界山河草莽间的妖类亦是被连坐诛杀颇众,人伦道德下滑,是一次严重的异世界社会的大倒退,《异世界.本卷》史称“异界陆沉”。这一时期是人类与妖类史上最为黑暗的时期,后来的人类普遍认为是异世界人类与妖类的一场灾难,几近亡种灭族。

    北宫仆从军暴行罄竹难书。

    ……

    梵香这一路西行,沿途所见皆是人间地狱,北宫所辖各路仆从军便如蝗虫一般,从东胜洲一路向西扫荡,所过之处,赤地千里,各处人类的城镇村舍及妖类所居的山林田园皆被毁坏殆尽。鬼子兵团似乎还有更大的军事目标,只在各大洲极少地区留下一些少量的驻军,各路仆从军都被调集往西征伐。

    梵香骑着那匹青色战马,在林间草地上一路行去,行了三五日,渐渐地出了树林,一路往前走。

    这一日,至中午时已是一片开阔的草原景致了。不时的会有一些野兔野狐等小动物被他行走的声音所惊动,从草丛里跳出来四散奔逃。往天空里看去,只见几只兀鹰在空中盘旋了几个圈子,便飞下来啄食。忽孩童心一起,随手抓了颗石子,往空弹去,一只鹰便掉落下来。茫茫草原之间,其时,正值人间四月天,越往西行,气温越低,狼肉经过炭火烤透后,也能保持几日不坏,现在又有鹰肉充饥,这几日也就无需担心。梵香左手臂也渐渐可以用些大力了。

    旷野草原之中偶尔会听得远远的狼嚎声,却无一人经此过。一晃七八日过去了,箭伤也基本结了痂,伸曲之间疼痛感也无初时那般剧烈了。

    这一日,正行之间,忽见天上三五头兀鹰对着一块草地飞来飞去的盘旋,良久良久,然后其中两头突然向下俯冲直下,然后将要临近目标时,便又一飞冲天,似是与下面草坪上的猎物在彼此周旋。如此起落反复数次。便在此时,只见其中一头体型较大的白头黑身的兀鹰尽速向下俯冲,离那猎物约莫三尺,便即转而上翔,其身形转换飘然有如飞花落地,怪树撑天,身法转折之间极是美妙而凌厉。连续三次,那猎物似是已经倦怠。那白头兀鹰看准时机,突然俯冲而下,伸长了利爪,抓住地上那猎物便一个回旋,一飞冲天。梵香仰头看去,只见那兀鹰爪下是一只小小的紫色狐狸,“吱吱”的叫着,九支蓬松的尾巴拖在身后,像九条散开在空中的紫色丝绦。他忽然心生怜惜,纵身下马,拾起一块石头,往那白头兀鹰弹去,去势甚劲,正打在那兀鹰左翅,那白头兀鹰吃痛,长鸣一声,松了爪下的狐狸,振动双翅,歪歪斜斜的向正西方飞去了。那紫色九尾狐一落地,便想逃去,却身形向前一滞,便再也站不起来。梵香忙几步奔过去,将那狐狸轻轻捧在掌上,只见那狐狸后背已是被兀鹰利爪刺了几个血洞,血液汩汩往外直流。梵香忙取出金疮药,给这小狐狸敷上药,从衣襟上撕下一块棉布,给这小狐狸细细的做了包扎。这时空中余下的兀鹰盘旋往复,姿态起落之间,犹疑不定,终是不敢下来。梵香随手在地上抓了数粒石子,连指数次弹向那几只兀鹰。兀鹰身中石子攻击,负痛之下,个个嘶鸣一声,尽皆向西飞去。

    那小狐狸很是精灵,知梵香在为其疗伤,一动不动地伏在梵香掌中,一双眼睛晶晶亮地看着梵香,伸出舌头轻轻嗅舔梵香手心。梵香心下很是喜欢这只小狐狸,不由很是惋惜地说道,“可惜,我要西行,一路也多艰险,不然,便可携你同行。”

    那九尾狐狸似是能听懂梵香的说话,眼中竟然流出晶莹的泪水,似是不舍与之分离。

    梵香将小狐狸轻轻抱在怀里,轻轻抚摸它紫色的美丽绒毛,柔声说道,“小家伙,还哭呢。别伤心,我们还会见面的,对吧。”轻轻将那只紫色九尾狐放在草地上,不舍地说道,“小家伙,你保重,一定要注意安全,我们就此别过。”

    站起身来,跃上马背,撒开马缰,任由马儿一路向西而去。那只小狐狸在后紧紧跟来,却终是跟不上马儿奔跑的速度,渐渐的,渐行渐远,直到看不见……。

    那紫色的九尾小狐狸见梵香远去,遂人立起来,向着梵香西去的方向,不住哀鸣,哀哀的嘶叫之声让人心碎!

    这是一个人的行军,孤独,悲壮,却充满斗志。

    人生本就是过渡,结果并不是最重要的。面对过程中的福祸纵横来去,从容不迫,即便命运如刀,那就让我来领教,这本就是一个人行军。

    一路之上,不要气馁,你一定要有一个希望,并且有信心、乐观,朝著那个希望走去,一直走下去。

    因为,那些未曾杀死你的,终将让你更强大。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