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妖刀之鸣鸿天下 第三十一章 崦嵫山下,绿水轻舟(1)

作者:微尘陌上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09-19 07:08:00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


随机推荐:末世沧流 星相之神 玉虚离歌 星卡设计师:开局设计火伊布 玄幻之开局一个妹妹 开局签到龙象般若 至尊剑神 我在异界开网咖 

    .

    梵香纵马疾驰,向西而去,隐隐的风声里,却总是能听见那只小狐狸在远远的后面,哀哀的嘶叫,似孩子不见了母亲的哭泣,心下终是不忍,遂拉转马缰,沿原路返回。抬眼望去,远远的,见那只小狐狸正急急朝自己奔来,想是欢喜无限。

    他跳下马来,蹲下身去,那小狐狸欢叫一声,跳入他的怀中,将头在他怀里挨挨蹭蹭,亲热至极。

    “唉,我们都是天涯沦落人呀,好吧,那我便先带着你吧,等找到你家后,你便去你家人在一起吧。”用手轻轻抚摸小狐狸的头颈,心里惆怅而唏嘘。

    小狐狸眨动着两只有如蓝色宝珠的眼睛,看着梵香,亮晶晶的,伸出了舌头,轻轻舔着梵香的手心,很是温柔可爱。

    在草原上缓辔徐行,沿途的树木稀少,四月的天气不冷不热,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如此一人一狐纵马一路行来,忽忽过了两日光景。那小紫狐身上的创伤竟是痊愈得甚速,一日之内便结疤,第二日晨间便恢复如初。

    第二日,日上三竿时,亦即异界人间四月天的十六日上午,阳光很好,灿烂的光明照着草原,让这一片草原看上去油绿灿然,其间杂生的野花开着宝石般的翠色,让人心醉。

    这时,一阵清风吹过,从西南方而来的风中带着清甜的水的味道,那大青马突然仰起头来,咴咴的嘶鸣,很是兴奋;那只九尾狐藏在梵香的怀里,此时亦是探出头,嗅嗅风里的味道,显出激动的神情,向着朝南的方向叫着,似是想要告诉梵香什么。那大青马嘶叫几声,与小紫狐相应和,不等主人指令,竟转向疾驰,往西南而去。梵香望着这漫无边际的草原,心中亦是有些茫然,也便由得大青马向西南奔驰,马速如风。愈向西南行去,树林渐多,而林中雾气也是渐浓。奔行在林中,树木古老而苍劲,其中多半生长着茂密的叶如构树的丹木,于这四月天里,丹木已是结出了如瓜似的果实,而枝叶间依然开满了红色中杂有黑色斑纹的花萼;树林中,一些状如猫头鹰的鸟儿被经过的马蹄声惊起,飞离林子,浓雾萦绕中,依稀可见到它们如蜼的身子后拖着一条狗尾巴似的长翎。所经的沿途,偶尔也会看见三五匹白色的长着像鸟的翅膀的野马,在林中草地上悠闲的嬉戏、跑步,听到了疾驰而过的蹄声,也只是好奇的抬头观望,然后,伸展了巨大的翅膀,破空而去;……林中雾气弥漫,蒙蒙胧胧,如梦如幻,宛若踏入秘境。

    小紫狐轻鸣几声,突然从梵香怀里钻出来,跳下马背,一溜烟向前奔去,纵跃如风,很快消失在前面林中的雾气里。梵香见小紫狐向前跑得远了,心中很是不舍,又担心其安危,遂提缰策马,紧追上去。

    奔行多时,出得林来。眼前豁然开朗,只见一条名叫苕水的大江,江面水流舒缓,轻波微澜,从东面的崦嵫山下穿峡而过,向西蜿蜒流入大海,水底岸边的石子宛如美玉,映着日光,发着七彩的美丽颜色。水草招摇,鱼儿悠游在水中,一千年的乌龟静静趴在近岸的水底,遇风浪而不惊。

    水面此时依然笼罩了四溢的雾气。

    雾漫苕水,雾气飘飘渺渺,充满灵性,漂浮于江面,随风起伏,瞬息万变,宛若一道轻纱缠绕着了一匹素缎,亦似一条白色游龙在山野中遨游,时而上下腾挪,时而左右摇曳,从水面蒸腾而上,飘飘忽忽地在清新的山水间游荡,诡异而神奇。凭高远眺,如腾云驾雾;天然而生的雾,洁净的,轻薄如纱,让人心旷神怡;水面的雾,偶尔会因清风的吹拂而翻卷,显出撒网的渔夫,荡舟其间,似游在画中,设想若是旭日东升,或者夕阳西下,水面的雾,或会时多时少,或会时浓时淡,或会时近时远,如梦如幻,宛若仙景。

    苕水沿岸多是天然的翠竹,梵香走在岸边的沿水步道,曲曲折折的步道沿水延伸,步道之旁山花烂漫,但他此时确无好心境去欣赏这雾漫苕水的美景。

    他四处张望,寻找那只小紫狐。

    心中正自彷徨无措,忽听得水面浓雾之中,远远传来一曲箫声,箫声音色柔美幽婉而清丽,韵致清冷,应合着清冽的桨声,箫声越来越近,随后,箫声突然停歇下来,有人幽幽叹了口气。这声叹息,在幽婉柔美的箫声之后,于这白雾阳光之下,显得突兀而让人顿生怜惜。梵香抬眼望去,只见浓雾之中,一叶渔舟披着清白的日光,已是冲破雾色,双桨自行,水波之上,桨声悠悠,荡着清波,揉碎了水面金色的波光,缓缓地靠近前来,进入水畔密密丛生的翠竹荫影下。水面浓雾飘渺,除了水畔渔舟,便再无其他舟子,四下里寂无人影。这渔舟中只得一个单身船客。

    梵香心下有些讶异,凝神看去,见那渔舟横卧于近旁的竹荫水畔,不再移动。舟中一人,站于舟头,于雾气朦胧中,依稀可见那人身形娇小,身着一袭淡紫色深衣,却看不清他的样子。他侧了脸面,看着西去的远水,吹着一支碧色的玉箫,风拂衣袖,一动也不动,良久良久。竹下阴影中,箫声悠远而清寒,如舟下绿水微澜,清清冷冷,正如寒水孤舟中一天涯客子,竟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人。

    梵香心想,此间再无其他人,正好可以向他打听一下。正要缓步上前,忽听那舟中人箫声一转,音调急转高音,有如云中响箭,激越而起,然后突然断歇,将玉箫从嘴边移开,轻轻唱道:——

    “今朝来友,去日悠悠;

    青青草原,与我解忧;

    偕我来归,路长且阻;

    彼君子兮,无怨无尤;

    崦嵫山下,绿水轻舟;

    彼君子兮,可否与游?”

    声音柔美清净,娇媚清脆,旋律和缓,悠扬,深情一往,如山中清泉,潺潺而流,如细雨滴进心田,润物无声。

    那人一曲歌毕,转过身,抬起头来,面对高岸上的梵香微微一笑,说道:“大哥看这苕水雾景可美,你我何不荡舟江上,尽览这和平安宁之乡?”说着将手中玉箫握于手心,双手抱拳,向梵香深深一鞠。那人声音柔美,纤细,清脆,正是一个小女儿的嗓音。

    梵香听着这歌声,词意古雅,似有相邀之意,又听这确乎相请的言语,遂牵了大青马,走到水边竹荫下,相距渔舟不过数尺,此时,于雾气中已可看清那人的样子。此时相向而对,竹荫之下,青雾之中,明媚的阳光斜斜的照映下来,这人的样子看上去约略十五六岁光景,正是豆蔻之年的少女。看她肤白胜雪,两颊有些清瘦,鼻挺而秀美,两弯眉梢如画,一笑时,颊上印出浅浅梨涡,一嗔时,眼含羞而不怒,一嗔一笑之间,总是无常于不可猜度。她俏生生地站立船头,头顶随意挽了一个丸子头,结了一条细细的紫色丝绦,轻轻的垂在双颊后,身穿一袭淡紫色深衣,衣襟甚是合体,衬托得她身形娇小玲珑,在江风拂过时,衣带轻舞,似有不胜凉风的娇羞。

    梵香虽潇洒飞扬,但师门规矩素来清净严格,于男女之间戒律颇多,人人律己谨严。他见对方竟是个娇娇怯怯的小女子,容色清纯无邪,清丽不可方物,在此无邪单纯的容光中,自感有些惭愧,呐呐不知能说甚么,一愕之下,登时脸红过耳,向这少女躬身一揖,说:“这位小妹,打扰了。”便要转过身去,欲待回身边走,心中有种奇怪的感觉,总觉得与这女子有似曾相识之感。

    那少女见他如此,忽扑哧一笑,忙轻轻捂住了嘴,说:“大哥哥,你不认识我了么?”眼神大胆而热切地看着梵香,两只大眼睛骨碌碌地紧盯了梵香的眼。

    “你,你是……”梵香有些惶惑,看着这少女,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大哥哥,你先上船呀,我们这就走呗!……我等会再告诉你!”那少女眼中一痕狡黠的光泽一闪而过,看着梵香怔忡不定的神情,再也忍不住,忽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梵香呐呐无语,甚感尴尬,只得旁顾左右而无他。

    那少女嘻嘻笑着,荡起双桨,将小舟划近岸边,稳定了,看着梵香,两道清澈明净的眼光在他脸上转了几转,柔声说:“青青草原,与我解忧;偕我来归,路长且阻;彼君子兮,无怨无尤。……呵呵,大哥哥,你快上来吧,我们这就回去啦。”

    梵香见如此,只得轻轻跃上了船头,将大青马牵进船舱中。

    那少女不再说话,只将双桨轻荡,一阵桨声响起,小舟已缓缓荡向苕水中央。那少女边荡着双桨边歌唱,——

    “今朝来友,去日悠悠;

    青青草原,与我解忧;

    偕我来归,路长且阻;

    彼君子兮,无怨无尤;

    崦嵫山下,绿水轻舟;

    彼君子兮,可否与游?”

    薄雾弥漫之下,蒙蒙胧胧,雾罩于在水一方,而沿岸皆是青青的翠竹,沿江而溯,沐浴着如纱的薄雾,一阵阵水嫩的清雾从脸庞之上灵动地轻抚,翠竹摇曳的微音和着虫鸣鸟叫,在这一曲轻柔缠绵的歌声里,低吟着,荡气回肠,令人沉醉,那些喧嚣、压力、烦恼都像被这水洗过似的,变得干干净净。目光所及,水是清的,树是绿的,竹是翠的,风是轻的,山色蒙胧,若隐若现,恍若不着笔墨的山水画卷中的世外桃源。

    轻舟荡于波心,渐去渐远,歌声轻柔,渐唱渐轻,但见青雾之中,阳光和暖,波影浮动,孤舟如叶,向东而去,隐入了波光水色深处。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