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妖刀之鸣鸿天下 第四十一章 念去去,千里烟波(3)

作者:微尘陌上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09-28 12:45:44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


随机推荐:晶武独尊 修仙从游戏里遇到猴子开始 异界崛起之我有帝国系统 史上第一小师妹 重生后我被总裁老公宠上天 重生兽魂大陆 呔,那个转世帝尊 青鸾峰下 

    .

    梵香与小言二人撑着这一叶孤筏,在伊水中央向东北逆水上溯,水声潺潺,渐行渐远,共谷渐渐遥离于身后,沿岸山野之间青翠如水墨的自然和谐之景亦是越来越模糊,转过一道湾,穿过一个嶒口,便进入苕水主干道,顺水西行,再回头时,林木葱翠的共谷与伊水终是看不见了。

    暮色之中,雾气越来越浓,也越来越是烟青。

    风帆满张,两人并排坐于竹筏之上,耳边风声呼呼。

    苕水两岸孤清而神奇的土地上,林木繁盛,山崖峭壁嶙峋,远山与绿地,自然淳朴的表面下,是少有的壮丽与大美之景。

    两岸孤高峭立的峰峦,此时亦是渐次隐没于沉沉的暮霭中,千嶂里,长烟落日,青山如黛,色调简单,原始却又恰到好处,错落有致地向身后远去,偶尔可听到山猿此起彼伏的叫声,啼声如诉;山野之中,晚归的白翰鸟和赤鷩鸟不时从风帆之上飞快地掠过,呀呀叫着,飞远去,是烟青里的精灵;而滔滔西流的苕水中,亦时或会有蠃鱼跃出水面,扑扇着似鸟的翅膀,声如鸳鸯之鸣,划过水面,闪着银白而诡异的光,与这幽寂的气质相符合而应景。

    与苕水舒缓的水面相映衬,如墨的暮色也是这千嶂深处有灵魂的颜色,孤清崛峭,不艳丽,但精致。

    二人坐在竹筏上,任竹筏子在湍湍而流的河面上向西顺水而溯,感受着两岸峭壁的沧桑线条,仿若回到幽冥古老的时光中。

    岁月沧桑变化,不知多少年过去了,五千里苕水既有西部山野的壮美与粗犷,也展现出上古秘境的孤清气质。

    在水面上飞跃的蠃鱼,扑扇着,越来越多,小言看着跃过的蠃鱼,抬头看看天色,轻声说道:“这下可不好了,看来等会便会有大雨来呢。”

    “哦,……应该不会吧,我看这暮色清朗,怎会有雨呢?”梵香抬头看着暮色里的天空,有些疑惑。

    “嗯,你是不知道啦,我们这里,只要这些蠃鱼儿在水面越聚越多,便是预示着发大水呢。我们这里有句谚语,说‘嬴鱼,鱼身而鸟翼,音如鸳鸯,见则其邑大水’,所以,这里的苕水河段便是如此的。”说着,神色有些不安,遂不自禁向梵香身边靠了靠。

    小言微微闻得身旁梵香身上的男子气息,脸上一热,再无言语。

    梵坐在那少女身旁,只觉一缕缕淡雅幽香从她身上泛出,甜香难言,想她红颜丽色,言笑时烂漫无忌,天真随心,对己殊无防备之意, 自己素来与娜兰交好之外,与宛皓若情同兄妹,便再无与第三个女子如此之近,闻着那少女身上的微微甜香,一时之间竟有恍惚如痴之感。正自心猿意马,忽觉河面风声一紧,打个激灵,立时惊觉,想到礼法之防,不自禁将身子稍稍坐了开些。

    行了一阵,猛听得半空中一个霹雳,一道闪电划过,抬头看去,乌云已将半边天尽数遮没。崇山峻岭之间,阵雨说来便来, 再行得片时,风声更紧。紧接着,数道闪电挟了金光一闪而过,随后轰隆隆的雷声紧随而至,瓢泼似的雨水已洒将下来。一眼望去,前面水岸两旁的崇山峻岭在雨水中,朦胧一片。

    “这如何是好?”梵香站起身来,手搭凉棚,一路搜寻,沿岸崇山峻岭之中并无房屋可遮雨一用。

    “梵香大哥,别急,我记得以前行舟过此间时,依稀记得前面不远便有一个河心岛,其上有一座河神庙,我们坚持一下,到了那里便可以去避避雨的啦。”说着,小言亦是站起身来,右手五指虚张,手中握了一把白色油纸伞,撑开来,递了上去,二人站于伞下,以避急雨。

    “好。”梵香伸手将伞执了,尽量将小言遮在伞下,不复语言。

    二人于伞下,并肩而立,静静看着水面,一时无话。空中雷电交加,雨水有如黄豆,落在水面,溅起朵朵拳头大的水花,一把小小的雨伞岂又完全遮得了,小言不禁向梵香身前靠拢些。

    梵香手搭凉棚,一路搜寻。

    过了半柱香时间,隐隐看到雨气暮色之中,前面河心上,一座峻岭将苕水从中剖开,遂手持了竹篙,看看到得了那小岛近前,将竹筏撑向岸边。此处水流湍急,梵香遂率先跳上岸头,将竹筏缓缓牵引至水缓处,靠泊了,在岸边寻得一块礁石,牢牢拴紧了竹筏。

    二人上得岸来,寻了路,向岛上纵深处行去,小岛并不太大,很快便来到岛中央。只见婆娑树影之间,隐隐露出一角灰檐,再行得近些,便看见一块不大的平地,平地之上建有几间房屋,四周树影憧憧。及至走到近前,借着闪电残光,仔细看去,原是一座又破又小的庙刹。两人在庙刹门前落了足,残光里,只见门头破匾上写着“苕水女神祠”五个大字,泥金剥落,应是早无香火的了。

    “吱呀”一声,梵香上前推开庙门,顾不得细看,让小言先行进去。此时空中电光连闪,焦雷一个接着一个,小言先行进了庙刹,站在门后,却不再跨进殿内半步,回过头来,只是眼睁睁看了梵香,不作声,捂了双耳,眯缝了双眼,脸上尽是怕惧之色。

    梵香随后进了大门,黑暗之中,小言不自禁将手紧紧拉住梵香手臂,于其身后,蹑足进入殿中。

    这庙刹并不宽大,分为前后殿,中间一道大门洞开。借着闪电残光,依稀可见前殿左右墙处分站了一个山神泥塑,均是衣甲破落,左边山神右手持半截残鞭,横眉怒目;右边山神右手持一把断锏,龇牙咧嘴,塑造得栩栩如生。后面主殿正中隐隐有一个高大的泥塑,暗黑之中,却并不分明。梵香随意瞧了一下,刹中破落,地上已是长了些芒草,四处散落着日常吹进的树木残枝,荒凉清寂,人影也无,遂说道:“我去找块干净些的地面,先将就坐坐吧。”拔了些芒草,在前殿空地打扫出半块地方,找了些残枝败叶,折断了,抽出断刀,晃一晃,以蓝焰作引,点燃了,做了一个篝火堆,道:“这雨下不长,待会等雨停了,我们便走。”

    小言在黑暗中,“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两人本来一路说说笑笑,但自偕于伞下避雨,肌肤相亲,小言心中微感异样,此时瞧着梵香,不由得有些腼腆,有些羞赧。

    小言与梵香并肩于篝火旁静静坐着,看着伸缩闪烁的火苗,均是默然无语。突然间,小言转过头来,目光与梵香相触,微微一笑,急忙把头转了开去。

    良久无话。

    只有柴火火苗在窸窸窣窣的燃烧,吞吐,摇曳……。

    隔了一会,梵香转头看去,明晃晃的焰光映照之中,见小言体态微丰,襦裙已是尽湿,以致胸前暴突,很是不雅,遂站起身脱了外衫,递与小言,道:“你身上衣已是尽湿,你……很冷吧?”

    “嗯,不冷。”小言羞红了双颊,急忙接了外衫,披在身上。

    “哦,……呵呵……”梵香莫名一笑。

    小言听得,回眸嗔道:“你笑什么?……你是坏人,哼,欺负人家,……不理你啦。”

    梵香忙摇头道:“我,我不是故意的,谁知道这雨说来就来呢,竟而把姑娘淋成了,淋成了落汤……,嗯嗯,淋湿了衣服。”一时口齿含混,竟不知如何表达才好,便自呐呐难言。

    小言脸上一红,“呸”了一声,道:“你瞎说什么呐?你才是落汤鸡呢。”言毕不禁噗哧一笑。

    “这,这,这……”梵香呐呐而言,心中甚是后悔,暗想孤男寡女在这破刹之中,言语之间千万不得轻浮才是,遂正了正容色,一时无语。

    二人之间一下很静,空气暧昧。

    那庙刹似是久未修缮,漏水掉在地上,滴滴答答的响。

    过了半晌,梵香率先打破沉默,岔开话题,问道:“今日有幸得遇姑娘,不知姑娘家住何处,姑娘能见告么?”

    小言听他语气突转端肃,不禁微觉奇怪,向他望了一眼,忽嘻然一笑,道:“嗯,你也是落汤鸡呢,还说人家。都说了,不理你的啦。……哼,我家在哪里,就不告诉你。”尽是一派烂漫无邪的神情。

    随后,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尴尬之态渐去,两人并坐一起,找些天南海北的事情瞎聊起来,再无蟹蟹鳌鳌之态。外面大雨始终不止,反而越下越大,雨水在庙刹前后汇聚成一道水流,轰隆隆的响,却只在小岛半坡间盘旋,好似被一道无形的厚墙阻蔽了似的,然后向半坡处一所溶洞倾泻而下,轰轰隆隆,便如大潮一般。此时,天色尽墨,雨声淋零,室外的山野漆黑如墨,一眼看不见边。

    梵香到窗下再找了些散落的窗棂隔条来,扔进火堆,笑道:“人家是青灯古佛,咱们便作柴火山神好了。”

    地上红红的火光映在小言美如白玉的脸上,愈显娇美无伦。她自小长于大寨族长庭内,日常皆有丫头仆从随侍,有乳母照看侍候,但终是嬉戏于女孩子丛中,从未曾与一个青年男子并肩相坐。此次因贪恋四月春光,偷偷离开大寨,跑来她自己的乐土玩娱,如今却同一个与己年岁相近的青年男子相坐于地,促膝相谈,言笑无忌,心中不禁泛起一股既甜蜜又羞涩的奇怪滋味。

    她转头看着梵香添柴加火,熊熊火光之中,梵香鼻直而挺,目如朗星,眉如剑锋直飞入鬓,略略清瘦的脸容侧面轮廓分明,清朗俊美之极,一时不由看得呆了。

    心中正自小鹿漫步之际,忽听得一个有些疲惫沙哑的声音,有气无力的自后墙处传来,“两位贵客光临,实在是接洽不周,只是,只是寒舍目前多有事端,还请两位贵客速速离开才好。”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