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妖刀之鸣鸿天下 第四十八章 胡马嘶风,汉旗翻血(3)

作者:微尘陌上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10-05 01:21:12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


随机推荐:嫁给渣前任小叔后真香了 科技征服异世界 九武灵 好好修行,天天向上! 重生后我靠直播赚钱养崽崽 玄幻:开局收服天骄 星际之召唤师 重生成敌国王妃,我飘了 

    .

    鸟形焰鸓齬在半空里,站在火球中央,看着梵香对自己的十个拟态火球一击无功,不禁“嘎嘎嘎”的长声大笑,甚是得意。见场中战局已定,遂扇动双翅,盘旋飞去北宫仆从军大纛之下的人形焰鸓齬头顶上空,然后缩成一个红色小火球,围着人形焰鸓齬转了几个圈,化作一道红光隐入人形焰鸓齬体内,二者合为一体。

    十个鸟形焰鸓齬的拟态火球此时更加猖狂,纷纷向地面狂喷火焰,烈烈焰火一时将梵香周围的草地尽皆烤为焦土。

    梵香看着熊熊喷来的烈焰,回头大声向那青衣女子说道:“你们暂且退远些,为我压阵,我去拔掉这些钉子,为你等开出一条路来!”梵香所说的钉子,便是这十个鸟形焰鸓齬的拟态火球的烈焰火力点,对包围圈中的鬼洞族民众的威胁最大,想要冲出围阵,须得先破了这十个焰鸓齬的拟态火球。

    梵香心意一决,遂长吸一口气,将丹田内所积蓄的元力尽皆调运至周身一应关隘,然后回转一个小周天,集于四肢百骸。须臾间,调试已毕,回头看了看小言,叫道:“小言,你去站在你姐姐身后,保护好自己,我去去就回。”说罢,孤身一人提着玄冰断刀,跃起身来,飞入半空烟火之中,借了四处腾腾烟雾的掩护,避开十个拟态火球正面喷来的烈焰火力,迅速迂回到侧后,穿过一片乌黑的浓烟,隐入一个拟态火球烈焰火力点的右下方,透过浓厚的乌烟,观察这个火球的实时敌情,准备待机出击。那十个鸟形焰鸓齬的拟态火球停了烈焰的喷发,亦是在浓厚的黑烟中寻着梵香的踪迹,以备对梵香一击必杀。

    便在此时,梵香左前面浓厚的烟焰内,探出一个鸟形焰鸓齬的拟态火球,伸缩吞吐着火头,梵香不等这个拟态火球反应过来,将手中断刀脱手向那火球中心的拟态四足鸟尽力掷去,那玄冰断刀便如一道蓝色幽灵的闪电,急速射向那个火球中心。这个拟态四足鸟被浓烟遮蔽了双目,一时不察,待反应过来,已是迟了一瞬。只见那道幽蓝寒光从那团火球中央穿心而过,然后突然360度转向飞回,其攻击与回转的角度甚是绝妙,在空间的飞行轨迹绝无滞涩,时空的引力规则似是对这断刀全无约束。

    梵香扬手将玄冰断刀抄在手中。

    那隐在火球中心的拟态四足鸟“呀”的一声惨叫,在半空里扑腾了一下双翅,身子一软,登时气绝。围裹它的那个巨大火球,从核心处开始收缩,接着火球表面发生巨大的膨胀,并喷发出一道道色彩艳丽的像门形日珥的光晕,一会,火球整个变得赤红,向外喷发出火红色的热气,然后赤红的光色渐渐消失,随之发着白色幽冷的寒光,成为一个没有温度的火球,最后坍缩成一个黑点,最终瞬间消失于无形。

    梵香打死了这个貌似强大的敌人。

    随即,梵香挥舞断刀,扯过一卷乌黑的烟团,飞身起跳,隐入这烟团中,带动烟团,像神兵天降一般跃入余下九个拟态火球的中间。一跃而起,跳出烟团,正好落在了两个拟态火球中间,都离他不过几十米远。这两只火球中的拟态四足鸟蓦然看到梵香突兀出现在面前,一时有些惊惧,皆是仰头鸣叫一声,立即喷薄出熊熊烈焰,一左一右朝梵香夹击过来。

    虽是身处险境,左右受敌,但梵香毫不畏惧,他手持断刀从容注视着凶恶的敌人。电光石火之间,脱手掷刀已是不及,他随机应变,趁左面的拟态四足鸟喷薄的火焰扑到面前的一瞬间,猛地一跃而起,同时,尽力施展开电磁破风刀法第六式功夫,手中断刀借了火势,将烈焰引向右面的敌手。几乎与此同时,右面的拟态四足鸟所喷来的烈火与左面喷来的烈焰激烈相撞,力道强劲,碰击出朵朵猩红而妖艳的焰火,便如黑夜里燃放的烟花,绚烂而璀璨。接着,他挥动手中断刀,引着左面火势直向右面火球扑去,火借刀威,刀借火势,玄冰断刀狠狠往右击去,一道幽蓝色等离子焰火凝结成一束尖锐的蓝光,像一把尖锥,被后面的熊熊烈焰推涌着,瞬间穿透右面金乌烈焰,嗤的一声轻响,径直刺入这个火球的中心。那隐在火球中央的拟态四足鸟痛得啼叫了一声,脖子一软,倒毙于火球中央,火球随之坍缩,消失。

    梵香抓住时机调转刀锋,刀芒闪过,划出一道强劲的电磁波,直击左面火球,把尚未回过神的那只拟态四足鸟一刀击毙。他回转身来,正好后面又来了一个火球,从乌黑的烟云里探出头来,向他喷来烈焰,熊熊的烈焰横扫而过,威势惊人。梵香纵身跃起,一个360度后空翻,避过火势,顺着身形,反手斜斜挥出,将断刀狠狠朝那迎面而来的烈焰中心掷去。“轰”的一声巨响,断刀急速翻滚着,挟着蓝色幽光直接飞击穿过这个火球中央,然后翻滚着,绕了一个圈,从这个尚未坍缩的火球边缘飞回梵香手中,只见其中的拟态四足鸟未及闪避,立时毙命。此时,一个不远处的拟态四足鸟听到同伴临死发出的惨叫声,从一团青烟里窜了出来。一见四个同伴在眨眼工夫皆被眼前这名青衫少年干掉了,顿时吓破了胆,盘旋了火球,扑扇着双翅,转身欲逃。

    梵香一跃而起,踏着黑烟,追上去,一刀将它劈死在滚滚乱烟中。

    左近一个拟态四足鸟见敌人悍勇,心有不甘,在火球中急速扇动着双翅,裹着巨大的火球,挟着熊熊火势,“嘎嘎嘎”的嘶哑鸣叫着,向梵香猛扑过来。梵香腾起身来,施展方寸挪移身法,反身从一个诡异的角度避开,巧妙闪过。这个火球扑了个空,余势未衰,趔趄盘旋着,歪倒滚动在梵香身旁。梵香趁他调整姿态旋转不稳的当口,一刀掷去,将他钉死在火球中央。

    余下的拟态四足鸟见梵香勇猛不可挡,军心已沮。

    各个拟态四足鸟在烟云团里急速扇动双翅,便欲以7.9千米/秒的第一宇宙速度夺路而逃。梵香见这余下的拟态四足鸟想急速逃逸,遂脚踏黑烟,急追上去,大喝一声“杀!”,在刀影中扭腰、沉裆、压腿,弹腰、旋转、蹬腿、抬臂发力,将腰力、背力、腿力、臂力集中在一起瞬间爆发,通过火焰刀上一个点释放出来,使尽全力将断刀脱手而出,往四足鸟们逃逸的方向飞击而去。

    敌我双方将士此时看着阵地半空上的烟云一下急剧翻卷,梵香身在其中,掷刀之时,雄壮有力而潇洒飘逸的身形动作一气呵成,只觉眼前一霎,只听得“哧哧哧哧”的一连串破空之声的轻响,然后,战场上一下静寂了下来。

    敌我双方的将士们惊骇不已,不觉已是沉迷其中,众军在战场空间里一下静得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突突突”的跳。

    双方将士未及惊呼,蓦地感到一阵强大无匹的冲击波如电闪雷击般冲袭而过,只见半空刹那间风急云涌,那把断刀直飞天穹,划过一束闪亮的鬼魅似的蓝光,掀起一道强劲的冲击束,将前面的空间挤压成一个小小的扭曲面,如一滴流线型的蓝色眼泪,裹挟着幽幽蓝色焰光,似是全不受空间引力规则的约束,以15.8千米/秒的速度在烟云间穿梭,时而直线突刺,时而九十度转击,时而三百六十度回冲,做着空间动力学上根本不可能的运动——在两倍于第一宇宙速度的状态下进行着不减速的角度转向,迅疾在烟云间来回穿梭,形成一个个不间断的铁与火的攻击,无情地击刺穿透这个区域的空间,便如一个个漂亮的突刺,刺刀深深地扎进每一个敌人的胸膛。

    断刀急速地穿行于烟云中,扭曲了每一个所经的空间,像一滴蓝色的眼泪!

    这滴蓝色眼泪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扑向四散逃向空中的几只拟态四足鸟。

    蓝色眼泪在空中飞行着,以第一宇宙速度的两倍向最近的那个火球冲去,并穿过了这个火球的中心,便如毫无阻力地穿透了一个火红色的气泡,耗时不足十秒钟。那个火球随后膨胀,变红,发白,坍缩,消失。蓝色眼泪在空中没有停滞,而是瞬间拐了一个45度锐角,速度丝毫未减,直奔向西逃逸的一个火球而去。十五秒后,从那个火球中心穿过;继续以每秒15.8公里的速度飞行,折向135度,在十三秒钟内穿透了逃逸的第三个火球,接着转向30度于六秒后穿透了最后一个火球,这些火球立刻膨胀,变成红炽状态,然后发出耀眼阴冷的白光,白光亮过,火球坍缩,最终消失于无形,便如一盏盏闪亮的巨灯在空中逐渐熄灭,只在记忆深处留存过短暂的光影。

    空中乌黑的云烟逐渐平息,便如刚才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什么都没发生。

    战场之上的敌我将士皆是看得呆了。

    从跃入北宫军阵地开始,梵香仅用了不到六分之一柱香的时间,迎战鸟形焰鸓齬,刀劈音勃,击杀拟态四足鸟,一口气消灭了最强劲的敌人,打掉了这队北宫仆从军至为强大的火力点。北宫仆从军被北宫天庭征发,自开战以来,因有北宫神力的加持,这些骄兵悍将素来与异世界各国作战,未尝败绩,个个均是傲慢嚣张至极。

    梵香凭一人之力,给了这队北宫仆从军一个下马威。

    那滴蓝色眼泪从远处急速飞回梵香身前,骤然悬停,闪烁着幽蓝色的等离子火焰。梵香伸手将玄冰断刀抄在手中,轻轻挽了一个刀花,站在两军阵前,冷眼看着山坡上的焰鸓齬,持刀而立。

    北宫军中隆隆的战鼓声一下停息了,两军之间鸦雀无声,静得似乎能听到草地上蚂蚁爬过的声音。

    俄顷,包围圈中的鬼洞将士们爆发出轰天价的叫好声,久久不息。女丑不可置信的远远看着对敌持刀而立的梵香,呐呐道:“这,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呵呵,姐姐,你所想不到的惊喜,还会有很多呢。”小言呵呵一笑,如风似的飞奔到梵香身前,与他并肩而立,然后转过头来,看着梵香,嫣然一笑,道:“梵香大哥,……”

    “嗯,……”梵香看着小言,微微一个趔趄,是刚才用力过猛,颇有些脱力,遂缓缓心神,调运丹田元力,尽量让自己平复下来。

    “梵香大哥,你……”小言见了,很是焦急,忙伸手,想去扶着梵香。

    “没事,你别怕,刚才用力过猛,有些脱力,你别扶我,别让敌人看出来。……你笑一下。”稳了稳神,努力站直了身形,看着小言,微微一笑。

    “哦……”小言依言微微一笑,与梵香并肩而立,直面阵前的敌人。

    白头鹰大纛下,焰鸓齬突然捂着胸口,喷出一口鲜血,脖子上不时变幻的头像中,那个鸟形头像神色委顿,呆了呆,最后隐入人形脸面之后。焰鸓齬将头晃一晃,将鼠形脸面亦是隐入人形脸面之后,脸色阴晴不定,呆了半晌,转头对传令官冷冷说道:“击鼓!列阵!”传令官快步跑出,挥动一面金色号令旗。

    北宫军中,战鼓隆隆之声又起,猎猎旌旗招展。一个千人队从阵列中列队出来,分两翼排布在阵前,齐齐举起兵器,齐声大喊:“杀,杀,杀!”长枪如林,弯刀似草,军容甚盛。

    焰鸓齬伸手拿了身前的烈火冷艳锯,踩动轻云,飘到梵香身前,冷冷一笑,若无其事的说道:“你就是梵香?现在,你还满意吧。……很好,让我再来领教领教!”将手中烈火冷艳锯重重在地上一顿。

    “嗯,鄙人正是梵香。……呵呵,不是很满意。”梵香微微一笑,将断刀虚空挽了一个刀花,转头对小言说道:“小言姑娘,你先回姐姐那里,这里我来应付就好。”小言依言退回鬼洞阵中。

    焰鸓齬冷冷看着梵香,脸上阴晴不定,说道:“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如若你能归顺我北宫仆从军,我可以做个引荐人,高官厚禄唾手可得,慕容大将军绝不会亏待于你。对强大实力的仰视与尊重,是这世界普遍的生存法则。……我的建议,你考虑考虑。”

    “哈哈,是么?但我只知道,超越对手的强大才是生存的保障,妥协不是!所以,……你看我哪个毛孔跟你们一样,会做北宫的狗腿子,哈哈,你这笑话有点冷哦,焰将军。”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你们现在是继续打下去呢,还是滚蛋?……你的话多了点,还是废话少说些好。”梵香微微一笑,漫不经心,微翘了嘴角,懒洋洋的说道。

    “哈哈,……”焰鸓齬不怒反笑,冷声说道:“你以为我怕你吗?你也太自以为是了罢。既然话不投机,……那就让你看看我的厉害,……看刀!”说着,腾起身来,挥动烈火冷艳锯,卷起一团熊熊烈火,向梵香横扫过来。

    梵香亦不搭话,挺刀而前,接了这一刀,“当”的一声,梵香退后两步,焰鸓齬后退八步方始止住,看了看梵香正悠闲的挽着刀花,心下恼怒已极。

    焰鸓齬是北宫仆从军中数得上的人物,实可算得是慕容恪帐下的一员得力猛将,他见梵香如此,遂大喝一声,尽全力挥动烈火冷艳锯,挟着呼呼火焰,一股刚猛的刀芒席卷而来,“当”的一声大响,两刀再次相接。梵香断刀与冷艳锯相交,反弹了出去。梵香断刀被弹开,借势踏空转身,从一个诡异的角度,勾腿连连反踢,一脚踢实焰鸓齬前胸,正待回身反斩对手颈项,突然,丹田中气息一滞,想是刚才丹田元力已耗,虽吞服了秋原慧的雪莲上清丸,但此时,体内锁死自己七窍神灵的三昧真火再次反攻,丹田元力竟不能挡,胸中烦闷欲呕,不禁闷哼一声,无力回旋,噗地一声,跌足于地。

    焰鸓齬被梵香反身勾腿一脚踢得直飞出去,以为必死无疑,站起身来,却见梵香跌于地上,很艰难的站起来,不禁心下大喜,长笑一声,将手中烈火冷艳锯一挺,身形闪动,卷动烁烁焰火,刀锋划过一道弧面,欺近身去,一刀劈向梵香。

    梵香身形未稳,只得拼力反手斜架,生生硬接,一股如山砸下的大力打在断刀上,也传递给梵香身体,梵香只觉胸口一热,一口热血喷了出去,身体亦如断线的风筝般飞落入鬼洞阵前。

    焰鸓齬一击得手,看着梵香被一刀砍飞出去,生死不明,不禁站在战阵中央哈哈大笑,甚是得意。

    小言见了,忙一个箭步飞跃出来,一把抱住梵香,哭叫道:“梵香大哥,你怎么啦?”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