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妖刀之鸣鸿天下 第五十六章 正壮士,悲歌未彻(1)

作者:微尘陌上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10-11 00:56:49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


随机推荐:嫁给渣前任小叔后真香了 科技征服异世界 九武灵 好好修行,天天向上! 重生后我靠直播赚钱养崽崽 玄幻:开局收服天骄 星际之召唤师 重生成敌国王妃,我飘了 

    .

    只见悬岩绝壁上,古藤横生,从一千多米的山顶用绞盘慢慢垂下一个吊笼,准备一个个将装殓了鬼洞族捐躯战士死魂灵的楠木船棺吊运上半山崖壁。

    鬼洞族认为,死魂灵不能沾地气,否则魂灵不能升天,而“悬棺葬”即能使逝者魂灵升入仙界,上天入地,采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获取神力,历经千百年修炼成妖,从而庇佑族民。“于临江高山半肋凿龛以葬之,自山上悬索下枢,弥高者以为至孝。”而不以驾云的方式运送船棺至山腰是对捐躯者最大的尊重。

    主持的长老与助手们带着鬼洞族民,来到放置船棺的崖壁前,手拿香烛,吹着唢呐,向天上撒着黄纸,念着经语。助手们为每一个捐躯军民的嘴里都放上一枚铜钱,然后,从观众中走出一千余名身高体壮的鬼洞战士,跟随其后。

    那些装殓了死魂灵的棺木,头大尾小,多为整木,用子母扣和榫头固定而成,是由木质坚实、抗腐性很好的楠木所制,每具重约1000余斤,棺木棺盖首尾两端凿有穿绳用的方孔,由四名战士抬好,一个个按顺序放进山顶吊下的吊笼。半山腰已派鬼洞工匠凿好洞穴或架好木桩,每次悬索吊下,将棺木吊装好,皆有四名战士随着船棺上到半山腰,将棺木运上山,在放置悬棺的峭壁上,再沿崖壁凿出的一条平行通道,将棺木依次推进,集中放置棺木。

    死亡不是终结,是一场圆满。

    鬼洞族那数千名死魂灵的棺木起灵仪式整整花了一整夜,素心言与常羲陪着梵香看了一会,便一起回了洞中,各自休憩。

    翌日,梵香从几名俘虏的口中打听到,从东胜洲南方出发西进的北宫仆从军已经沿昆仑北山口一线顺兹独河继续西进集结,得到这个不太确切的消息后,因急着去找那队俘虏了小樱桃兄妹的北宫仆从军,梵香便来向寨主女丑及素心言告辞。

    女丑与素心言自然想留下梵香多盘桓几日,但梵香急需赶去西部寻得仇敌,寻思尽早救回自己的恩人,故不便多作停留。

    女丑与素心言带着数名鬼洞长老及数十名卫士陪着梵香走出大殿。

    此时,洞顶的鲛脂火球亦如太阳一样由早晨黎明时的暗红随着时间的推移,渐转赤红,最后射出亮红的光彩。洞中阔大的广场上,白鹤在青青的林中飞翔,白鹿在溪边自在的饮水漫步。

    踏过那一段溪中的礁岩,踩着中转广场上的青石板向洞外走去。正行间,突然洞外号角“嘟嘟嘟”的吹了三声,此是有紧急军情的讯号。

    女丑微感诧异,众人停步,站在中转广场上,齐向洞外凝望。身后数十名卫士齐齐拔出刀来,准备迎战。这时,只见一个洞外值守的战士手拿一张帖子急急奔进来,到了女丑面前三步处,双手递上,躬身禀报:“报寨主,北宫仆从军慕容绍派使者求见。”

    女丑接了帖子,打开看了看,道:“好,领他进来罢。”那名战士转身奔出。不一会,一名值守战士手持长枪在前,后面跟着三名北宫仆从军使者,走进洞来。离众人约十余步时,那三名使者向众人停步,朝众人微微躬身一揖。

    那北宫使者一袭宝蓝色锦袍,身材微瘦,步履却也矫健,后面跟着两名随从,一名随从身穿窄袖及半臂式三件左衽套装上衣,衣上饰有龙纹、兽面纹、虫纹和回纹,线条细密,结构复杂;另一名随从威风飒飒,跣足,内穿长袖交领衫,外披无袖袒背式铠甲,前后饰以几何形雷纹,皆是身材高大魁梧,足有六尺以上,比常人要高出一个头,站在使者后面,便如两个大黑塔。

    那北宫使者走到女丑跟前,点了点头,神态甚是倨傲,大喇喇说道:“你是寨主么?”

    女丑冷冷地看着这使者,不做声。

    那使者跨前一步,毫不在意,平静地看着女丑,鼻中轻轻哼了一声,朗声说道:“我奉北宫仆从军西路左将军慕容绍之命,来此和议。我北宫军并未将你等视作对手,只要你们不骚扰我军,交出你们的不死之泪‘鲛珠’,慕容左将军说可以忽视你们在嶓冢山鬼洞寨的存在,否则我北宫军随时踏平鬼洞,诛灭你族,后悔则来不及了。”

    北宫仆从军兵无故入侵鬼洞族,杀人放火,鬼洞族民早已是恨之入骨,此时见那使者如此傲慢无礼,身后卫士更是忍耐不住,跳上前来,长刀齐出,对着那三名北宫使者。

    女丑向众卫士挥了挥手,命大家退下,凛然对使者道:“你们北宫仆从军无故来杀害我百姓,侵略我家园,想要夺我族镇寨瑰宝‘不死之泪’,除非我族民一个不剩,万能的圣灵在上,定会惩罚你们。要战就战,即便我们只剩一个,也决不屈服于你们。”

    此时,广场上已经聚满了很多鬼洞族民。众鬼洞族民及卫士举刀大呼:“要战就战,决不屈服。”一众鬼洞族民深知北宫仆从军势大,不屈抵抗,只会有一个最坏的结果,均是个个神情悲壮,慷慨激昂。

    那使者见此情形,眉角一挑,睥睨着眼神,慢吞吞地说道:“要战便战?你们好大口气!我北宫仆从军根本便无视你们的存在,灭你全族便如碾死一群虫子。”微微转过头去,伸手在自己左袖上轻轻掸了掸灰尘,似是掸开一只苍蝇,神情很是不屑。

    众人看在眼里,便有六七个少年卫士跳出人群,将刀指向那使者面门,喝道:“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今日不杀你,日后定在战场上取你狗头祭我圣灵,你们滚!”

    那使者浑不在意,嘴一扁,直盯盯看着女丑,嘿嘿一笑,神情邪魅地说道:“你们不献出‘不死之泪’也行,只要你打败我这两个随从大宝、二宝,嘿嘿,那也好说。但是,如果你今天败在我们手中,那你们就必须投降我北宫,把你族宝物‘不死之泪’交出来。……嘿嘿。”他身后两名随从大步跨前,抢将上来,推开这六七名少年卫士,站在使者身前。

    “我族瑰宝岂能交与你们这些鬼子,要瑰宝没有,要性命有数千!”

    那使者狠狠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冷冷看着女丑,说道:“呸,你们只是一群臭虫,占有不死瑰宝又有甚么用?今日便让你们死了与我北宫为敌的心。……咳咳。”咳嗽了两声,掸了掸衣袖,傲慢说道:“决斗,你敢吗?”

    唾沫吐地是对鬼洞族的极尽侮辱。

    “有何不敢?”女丑抽出圆月弯刀,对那使者冷冷说道,“那就来吧。”

    “与你们决斗,不用我姐姐出面,我就敢,我们这里任何人都敢!”

    那使者看了看站在面前的素心言,说道:“大宝先上吧,只是别把这小妞的脸蛋弄破了,慕容左将军特意交待了的。”那使者有恃无恐地退回一步,语气下流。

    众鬼洞族民敌忾同仇,早有几个族中知名的大力士站出身来,要代女丑与素心言决斗。

    女丑向众卫士摆了摆手,大声说道:“为家园而战,我姐妹俩义不容辞!”说罢,挥刀挺身上前。

    那名身披无袖袒背式铠甲的北宫随从也不答话,“腾腾腾”走出来,冲着女丑大踏步上前,竟是大喇喇单手便来抓女丑手中弯刀。女丑挥刀向那随从手腕砍去,那大宝手腕一翻,竟是不避不让,迎着刀锋抓了上去。

    女丑只觉手中一紧,那圆月弯刀已是被大宝牢牢抓在手中,顺势一拉一甩,喝一声:“起!”竟将女丑提在半空,然后重重甩落于地,其手掌却无半分伤痕。

    一起一落之间,有如兔起鹘落,大宝手法快极,鬼洞众卫士见此随从空手入白刃的功夫如此厉害,尽皆骇然。

    女丑便要翻身跃起。

    那大宝见了,一个箭步跳起来,屈了双膝,便要从半空直落,以膝盖顶端撞击地上的女丑。女丑不及跃起,忙往旁翻身一滚,避开这一膝击。

    众卫士只听得“砰”的一声大响,沙尘四起,大宝膝击之下,地面立时被撞出一个一尺深的石坑,大宝跃起身来,依然双手挥动,直接抓向女丑,女丑连连挥刀,叮叮当当,砍在那大宝身上,颈项,头顶等要害部位。大宝不避不让,每一刀皆是以身承受,却未伤分毫。女丑在大宝爪风之下,腾挪闪避,挥刀连斫;大宝呼喝连连,爪爪生风,径直朝女丑要害处抓落。

    女丑处于极端不利的下风,数次险象环生。大宝爪风越来越急,再次抓住女丑手中弯刀,便要望半空甩去。女丑手中一紧,心知不好,只得撒手弃刀。大宝将手中抓住的圆月弯刀随手向女丑掷去,女丑忙闪身躲过。大宝随之欺近身去,紧跟着跃起来,大宝虽体型庞大,却身形快极,向女丑踢出一记追风无影腿,眼见女丑便要立毙于大宝脚下。

    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只听一串串“叮铃铃”的脆响,然后,一条青色绸带如一条巨蟒,绸端那十数个金铃像金色的獠牙,挟着呼呼风声,如闪电一般突然向半空中的大宝袭来, 大宝身在半空,猝不及防,虽亦是反应迅疾,但那青云绸委实快极,如一道青色的电光石火,一下将大宝拦腰缠住。

    素心言手持青云绸,用力一拉,已把如一头大骆驼的大宝重重扯落在地,跌了个嘴啃泥。素心言一击得手,却并不趁势再行攻击,手一紧,将青云绸一抖,轻轻收回青云绸。

    女丑此时已跃起身来,跳过来,气狠狠的在大宝后臀猛踢了一脚,随后跳回素心言身边,回过头去,对素心言微微一笑,说道:“小妹,这家伙有股子蛮力,你得小心些。”

    “姐,你放心。”

    大宝吃痛,忙一翻身跳起身来,心中愤恨已极。将身抖一抖,变作一个巨大铜人。只见他变作一个丈二高,重逾360斤的铜像巨人。铜人头戴花形冠,着鸡心领左衽长襟衣,后摆呈燕尾形,身躯细长而挺拔,手臂粗大,颇为夸张,与身躯不成比例。两手呈抱握状,左手屈臂置于胸侧,右手上举齐右颊,粗大的拇指与食指、中指、无名指相握。他身上肌肉盘根错节,就如老树根一般,两个拳头有如海碗碗口般大小。脸庞削瘦,方颐、直鼻、阔口、粗眉大眼,大耳上饰以云雷纹,耳垂上有一穿孔,表情严肃,赤足立于众人之前,像是正在等候完成某种神圣的使命。

    那使者跨前一步,叫道:“大宝,且慢。” 见素心言一击凑功,微感诧异,上下打量素心言,只见素心言脸露微笑,毫无畏惧之色,手中一条青云绸轻盈如水。

    那使者本想立威,哪知队列之前竟出来一美貌少女,一出手便将大宝弄了个狗啃泥,大出意外之下,一时倒呆住了。不觉又跨前几步,距离她近些,忽然一阵甜甜的幽香洋溢在身前左右,眼前这少女的容色越发灿然生辉。

    那使者盯着素心言脸面,心道:“难怪慕容小公子心仪这女子,确然美极。”忙低下了头,不敢直视,一时醒觉,便要退后几步说话,突然眼前一亮,只见轻盈如烟的青云绸缠绕之中,一双玉手洁白无瑕,十指纤纤有如柔荑,手上肌肤灿然莹光,极致美丽,心头一时神魂颠倒,不觉一阵迷糊,手脚有些失措,竟呆立在素心言身前,呐呐无言。

    素心言轻轻一笑,说道:“你想怎样!”声音柔和宁静。

    那使者吃了一惊,猛然惊觉,忙往后退,一个踉跄,险险跌倒,遂稳了稳心神,站住了,定眼看去,见素心言在前,梵香跟在身后,所着衣衫与鬼洞族民颇为不同,遂抬眼看着梵香,为掩饰着刚才的失态,遂恨恨说道: “你是何人?如不是鬼洞族的,趁早,趁早滚!……”

    “在下梵香,当然不是鬼洞族的,但他们却是在下的朋友,朋友有难,当然得拔刀相助咯。”梵香上前一步,挡在素心言身前,满不在乎地歪着头看了看那使者,似笑非笑地说道。

    “梵香?……听说过你了,这里不关你事,这是鬼洞与我北宫仆从军之间的事,外人参与进来,即便将我这两个随从打败,刚才那赌约也是不作数的。” 见梵香身穿青衣,如一名书生似的生得文弱,面目如画,半睁了凤目,神情闲散洒脱,站在众鬼洞卫士前面,并不显得十分突出,心下甚是狐疑,“这小子真有焰将军说得那样厉害?”

    “是吗?可你们的主子北宫天庭不是一直在通缉我吗?所以,对你们北宫仆从军来说,我这外人与你们是有关的,难道不是吗?……怎么,怕我打败你们?”

    “哼,你也太狂妄了,那我就看看你怎么打败大宝二宝?”

    “哈哈,那就等着看咯。”梵香看了看大宝二宝,闲闲地说完,微微一笑,看也不看那使者一眼,自腰间缓缓抽出玄冰火焰断刀。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