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妖刀之鸣鸿天下 第七十六章 漫暗水,涓涓溜碧(9)

作者:微尘陌上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10-23 07:56:50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


随机推荐:邪王要入赘 西游:一拳震碎南天门 我有无尽标签 极品老祖宗她又撩又飒 报告王妃,战神王爷认输了 报告王爷:王妃又在复仇了 太子妃她修仙后又杀回来了 西游:我唐僧,誓不成佛 

    .

    “大家住手,抗令者,杀无赦!”梵香左手提了伯阶人头,将断刀重重插进地面,轰的一声,激起地面的尘沙飞石。众人都是一怔,不禁为他的气势所慑,厮杀中的各人皆退后数步。

    梵香朗声说道:“这些军士,无论妖类,还是人类,皆是我们这个异世界的民众,为北宫神界所逼,做了鬼子仆从军,现在愿意放下屠刀,回头是岸,我们便要给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只要今后与北宫进行抗争,便与我等一样,是铁铮铮的英雄好汉,大家以后要有善恶之分,不欺弱小,不杀降者,善待俘虏,服从命令,抗令者杀无赦!”

    “是,我等愿服从义士号令!”义军与降军皆为梵香威令所摄,齐齐将手中兵器垂下,应声道。

    老梅子与猪坚强相视一笑,大声说道:“谨遵梵香兄弟号令!大伙儿赶快打扫战场,将伤员进行止血裹伤,安置好运输车辆,一应物资及军械统统带回,将牺牲了的兄弟运回去,鬼子士兵的尸体就地掩埋,那些降兵也动起来,埋尸体去。大家伙紧把手,抓紧时间,快快快。”

    猪坚强走到一辆战车前面,用铁叉敲了敲那战车的车厢铁皮,“咣咣”的响,说道:“他妈,妈的,这铁家伙害,害,害死我们这么多弟,弟,弟兄,看老子以后怎么修,修理你。”转头看见地上被剖开的紫金锤,两腮的肥肉乱颤,大笑道,“好好,这鬼,鬼,鬼子将军还真是不差,差钱,钱啦,连杀,杀人的家,家,家伙事,都,都是用金子打,打,打造的,老子捡,捡回去重,重新炼了,做一把紫金刀也不,不,不错呢。”哈哈笑着,结结巴巴顾自说着,提了那柄紫金锤,走到老梅子跟前。

    梵香下了马,从地上收了断刀,向梅凌风等人走过去,到了面前,抱拳一礼,道:“梅大哥、猪大哥,咱们就此别过,我需要去找到从西南地域来的一队鬼子兵,他们抓了我几个朋友,我要去救他们。”

    “你知道那队鬼子兵到了什么地方吗?”

    “不知道,只能一路走一路打听了。”

    老梅子斟酌了一会,说道:“那可不好说,五洲八荒地域这么大,你怎么找,就算找到了,那都到猴年马月了。梵香小兄弟,你不如随我等先回精绝古城,我们可以多派哨探出去四处打听,等打听到确切消息,再去不迟,你看,如何?”

    “这……”梵香沉吟不决。

    老梅子凝视着梵香,突然抬手拍了一下头,像是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急急问道,“你说你是斗天勇士梵香?……嗯,这名字如雷贯耳,好似在哪里听到过?”

    “是的,在下正是梵香。”

    老梅子转头与猪坚强对视一眼,语气忽然兴奋起来,道,“自与北宫抗争的这半年来,我们妖界便流传开一个故事,说是一个叫梵香的年轻人,为了医治天下流行在百姓间的瘟疫,便去南天神界寻药,神界不给,那年轻人便大闹南天天庭,斗战北宫天庭各路神将,英勇无畏。……从古至今,异世界无人敢与天斗,如今他已成为我们异世界中妖类与人类,尤其是年轻一辈心中,敢与天抗争的英雄偶像,……原来,就是你呀!”跨上一步,忘情地紧紧握住梵香的手,嘴唇轻轻抖动着,神情又是喜欢,又是激动。

    梵香一时很觉不好意思,面红过耳,遂低了头去,将手轻轻抽回。回想过去,天上一日,人世一年,那日在南天打斗、被捕、受审、再战,及至被二郎神打下天界,天庭神界也就两日多光景,不想在异世界已是忽忽过去了两年多了。

    天庭神界与山海人间世界的时间量度是完全不一样的,居于银河界中间的天上神界,其时间缓慢流逝;而居于银河界偏远旋臂上的山海人世,所拥有的时间易于老去,从而也导致了神界文明的发展,远远超出了这个处于旋臂上的世界。

    这就是这个银河系大世界里最大的不公平,时间分配的不公平——那个创世的伟大上帝在造物时偏了心!

    老梅子讪讪的,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便转身招呼了几个妖类军士过来,吩咐他们不用跟着回精绝古城,现在出发,去各处打探那队从东胜洲西南地域来的人类仆从军,现在已是到了什么地界。

    那几人稍事休整,便简装轻从,骑了快马,领命而去。

    梅朵儿从梅姑身后走出来,站到梵香面前,两只大眼睛滴溜溜乱转,亮晶晶的看着梵香,笑嘻嘻说道,“梵香大哥,你就别走了,还是先与我们回精绝古城吧,……前几天我们跑了四百多里,偷偷溜进西面有鬼子驻守的扜弥城里时,还看到城里大街上到处贴了悬赏通缉你的画像,只是那画像都不像你呢,你本人可好看得多呢,嘻嘻。” 她看着梵香身上的血污,突然伸出手指,在梵香左肩处轻轻戳了戳,很好奇的说道,“他们都说你比天上的神还厉害,那你是不会受伤的了?”

    梵香不自禁的退后一步,下意识里用手去挡开她的手指,看了看左肩,说道:“神又不是钢铁做的,他们也有血有肉,当然也会生病,也会受伤,也会死,神并不是长生不老,他们只是文明进化的程度比我们所在的世界高得多而已,多了理性,少了情感。……就算是钢铁,也会金属疲劳,况且我又不是神,我当然会受伤的。”

    梅朵儿用手抹了抹鬓角,歪着头看着梵香,眨巴着有如星星的眼睛,调皮地撇了撇嘴,道:“哦,是这样呀,嗯,我知道了。哦,还有,你……那匹马,可不可以送我。”嘴巴朝那匹乌骓马努了努,抬手指向乌骓马,神色很是热望。淳于缇萦跟在梅朵儿身后,一言不发,只将一双乌溜溜的黑眼睛看着梵香,有好奇,有仰慕。那乌骓宝马身高腿长,皮毛油光黑亮,双眼雄视前方,昂首阔步,很是神骏。

    “朵儿,别胡闹!”梅姑怜爱的看着女儿,轻柔地说道。

    “妈,谁胡闹啦?梵香大哥,是吧,嘻嘻。不如,你就跟我们一起先回精绝古城,救人的事,等以后探听到消息再说咯。”

    “是呀,是呀,梵香大哥,你就跟我们回精绝古城吧,……我们……还想跟你学学刀法呢,你的刀法好帅!”子期、无伤等少年义军走过来,用极其崇拜的眼光看着梵香,后面跟着三十多个外表文秀柔弱的少男少女。众多少年人在身后附和着说道。

    “好吧!”梵香想了想,确也只好如此。然后,走到乌骓跟前,用手抚摸了一下那骏马头上垂下的乌黑油亮的马鬃,牵上马缰,走到梅朵儿面前,递上马缰,微微一笑,道,“这匹乌骓以后就是你的了。”那乌骓打了一个响鼻,仰起头来,“咴咴”一声长嘶,用头在梵香手臂上挨擦了两下。那匹青马跟在梵香后面,亦是仰头“咴咴”一声长嘶。

    “谢谢你,嘻嘻,梵香大哥是好人。”梅朵儿嘻嘻一笑,神情甚是欢愉,转头对后面的那三十多个文弱的少男少女说道,“你们愿意跟我们回精绝古城吗?……参加我们义军,现在可以告诉梵香大哥了。”那些跟过来的少男少女是鬼子兵扫荡时,在各处抓来的两脚羊,听了梅朵儿的说话,其中有十数人颇是踌躇。

    老梅子站过来,哈哈一笑,说道:“这样吧,自愿加入的,我们欢迎,愿意回家的,我们给路费和干粮。”话音落下,便有十多个少年男子走了出去,留下来十二名少女及三名少年。

    “好吧,猪兄弟,你给那些回家的发点路费和干粮,我们也快启程回家了。”

    那六百余名降兵皆是感服于梵香的神勇与仁义,一路上也不用义军监视,心悦诚服的加入义军,参与了以后的每一次抗战,其中也涌现出不少英雄人物。

    这是精绝义军自与北宫仆从军开战以来的第一次大获全胜,众人皆是兴高采烈。

    百余骑马队在前开道,六十辆战车殿后,义军所有人等及军械物资皆搭乘那一百多部运输车辆,向精绝古城进发,浩浩荡荡地行走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中。

    大漠中,气候很是诡异。大家行进了小半日,一会儿狂风大作、暴雨倾盆,一会又太阳高照、晴空万里,塔克拉玛干沙漠更换了两幅面容给众人,或许是两种美。而这种大自然的美是纯粹的,很多神奇是无法理解的,其中的每一粒沙子,或是碎石,都蕴藏着千年万年的历史陈迹,无不让人感发思古之幽情。

    “爹、娘,我和梵香大哥他们几个先走一步,跟着辎重走,太慢了,好不好嘛?……一点不好玩!”梅朵儿骑着乌骓来到梅凌风与梅姑马前,嘻嘻笑着,撒着娇,说道。

    梅凌风与梅姑相视一眼,缓缓点点头,说,“好吧,那你们路上注意安全,别只顾到处玩去,早点回家。”

    梅朵儿骑马来到梵香旁边,嘻嘻一笑,道,“梵香大哥,我们走快些,他们太慢了。”辛子期及几个少年人很是兴奋,吵吵嚷嚷,说道,“是呀是呀,梵香大哥,我们先走。”

    “好吧,梅大哥、猪大哥、淳于大哥、梅姑,那我就与他们先行一步了,古城再见。”梵香终是年轻人心性,遂向梅凌风等人告别道。

    “好的,梵香小兄弟,你们注意安全,早些回来。……我们古城再见。”

    梵香、梅朵儿、淳于缇萦、辛子期及虞无伤等五名年轻人提缰纵马向精绝古城奔驰而去。途中,梅朵儿等人向梵香详细介绍了精绝古城的现状。

    精绝古城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兹独河下游,在昆仑山的东北方向。距离东胜洲八千八百二十里。曾经,城里人口四百八十户,三千三百六十人,其中精干士兵五百人。设置有精绝都尉、左右将军、译长各一人。地形闭塞,交通不便。南距戎卢国四日的行程,向西通扜弥国四百六十里,大约两天的行程。原精绝人以多民族混居而成,主要以佉卢文为母语。精绝古城自北宫仆从军入侵后,精绝城国小力弱,终是毁于了战争,城中的原住民只得抛弃家园出逃,百不存一,就像是这个城市根本不存在过一样。

    三个月前,老梅子等人在逃难时,经过此处,见这个西域古城,里面有佛塔,城墙巍然但残断,已无几人居住,地面上随处散布着玉石碎片,城内战火已然散尽,果树、农田依旧,院门虚掩,犹如主人昨日才离开。他们是什么人?他们去那里了?一夜之间消失在北宫仆从军西进的铁蹄下!

    精绝古城是他们发现的最完整的居民村落,便驻扎下来,随着逃难人众渐多,终于聚集了三四千青壮老幼各色人等及妖类难民在此暂居。

    《异世界.本卷·西域传》里最早记录了“精绝”的国名:媲麽川东入沙碛,行二百余里,至尼壤城,周三四里,在大泽中, 泽地热湿,难以履涉, 芦草荒茂,无复途径,唯趣城路仅得通行,故往来者莫不由此城焉,而瞿萨旦那以为东境之关防也。

    此时正值五月光景,雨后初晴,大漠里一片烟雾缭绕,从南边远远的昆仑北山飘来的薄雾,随着风沙倾泻而至,把大漠景致描绘得如梦如幻,远处的雪峰巍峨壮观,银光闪闪,有如仙境一般。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