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妖刀之鸣鸿天下 第一百二章 会挽雕弓,如满月(5)

作者:微尘陌上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11-06 16:21:51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


随机推荐:原来我是黑莲花 寄梦山河 末日之虫族无敌 神之归来:武兴 玄幻:开局系统自动疯狂升级 近战氪金法师 武道魔帝 参见圣子 

    梵香挥动手中画龙擎天戟,鼓勇而前。阿伊莎手拿牦牛号角,将进军的号角吹响,“呜呜”之声,凄厉的刺破了战场的夜空。淳于缇萦手中红色唐刀战旗猎猎,紧随梵香身后,带领二十八锐士从中突破,破壁军手挥陌刀,从两翼如墙而进,阿依古丽带三人战队与简兮带领一千娘子军随后跟进,弩箭齐射,火药轰鸣。

    殿后敌军纷纷中箭倒下,于轰炸的火药中后退。

    领军副将啸天狼见梵香所带二十八锐士自西面后方杀奔而来,所过之处,军阵俱灭,情势异常猛恶,见南面沙丘高坡之上皆是胡杨林,林中烟雾弥漫,人影憧憧,到处都是火光,漫山遍野布满了火堆,放眼望去,无穷无尽,隐隐只听得人喧马嘶,不知林中藏匿了多少支军队。

    那副将啸天狼心道:“原来这些匪军有十数万兵马隐藏在这里,我军现在深陷包围,以寡敌众,只怕……只怕……。”他不知这是梵香示强之计,猪坚强与尹延带每名士兵多烧十来堆火,远远望来,烟幕之中,自是声势惊人。放眼看去北面,却见河渠纵横,根本无法展开军阵,只东面留出纵深,遂大叫道:“众军随我速速向东冲去精绝西门,破此城门,大家皆可活命。”

    挥动手中长刀,劈了几名慌张乱跑的军士,自率众兵断后,指挥殿后众军将巨镰战车排成三三五五的阵型,便要驱动。

    梵香带领战队逼近殿后敌军,那土蝼神驹颇具神力,见敌军战车横档在前,低头扫动,头顶四只坚角扫出,登时撬开身前战车,梵香亦是挥动画龙擎天戟,将挡道战车扫得东倒西歪,清出一条道路,二十八锐士勇猛杀入。

    雍逸生带领锐士们,在敌军阵中左冲右突,见敌军簇拥之中,火把照耀之下,啸天狼挥动长刀,呼呼喝喝指挥敌军进行防御,抵抗精绝战队的攻击,遂大喝一声,纵马冲上前去,挥动陌刀直取敌军统兵副将啸天狼。

    众军纷乱之中,啸天狼呼喝一声,手挺长刀来战,夜暗中不辨西东,未及躲避,被雍逸生一刀砍成两段,再一刀斩下首级,纵马过去,俯身一把抓了首级,将那头发挽个结,随手挂在马鞍后,复大喝一声,跃马横刀,向溃乱的敌军阵中杀去。

    众敌军见势猛恶,发一声喊,齐齐簇拥着,纷纷向东面草甸退却。

    敌兵大队人马向东边草甸纵深处涌去。

    混乱中,只见南面的胡杨林中推出一捆捆燃烧的石油芦苇草垛,草垛将想要躲进树林的敌军困住,烧死,乌烟弥漫,不辨西东。同时,点了火的箭矢如蝗,纷纷从树林中射出。浓浓烟雾从林边的草垛中弥漫出来,被南面雪山吹来的深宵冷风搅动,登时将草甸上的敌军裹挟其中,伸手不见五指。

    阵后四面是精绝众军鼓噪呼喝,如有千军万马杀来,敌军于浓烟遮蔽之中,不辨真伪,军心溃乱,拥挤一团,自相践踏,无数被箭矢射杀,或被自家军马踩死。

    敌军于混乱之中,纷纷涌向东面,践踏死者不计其数。

    阵中浓烟滚滚,不辨方向。前面敌军忽然齐声惊呼,大叫:“不好啦,前面是大泥淖。”

    慌乱中,只见数千名敌兵人马已在泥淖中打滚,陷入沼泽软泥。这大泥淖沼泽方圆二十多里,软泥深达数十丈,于暗黑夜色之中,眼力所及,毫无征兆,众敌军陷于此,后无退路,前无生道,竟是入了绝地。

    北宫仆从军士兵陷入沼泽泥淖的越来越多,后队人马想向外奔逃,南面火光冲天,西面箭矢如蝗,有武力胆气豪壮者纵马持盾,

    想要突破西面的围杀,呼喊着迎上死拼,却又怎能挡得了破壁军如墙而进的陌刀,沉沉刀锋劈砍之中,很多将士皆被破壁军一刀连人带马砍作两段,余下众将士慌不择路,自相践踏,不由自主的一个个挤入沼泽泥淖之中。

    陷入沼泽的军兵将士,无论怎样奋力挣扎,皆被沼泽软泥紧紧扯住,缓缓将身子一点点扯下,软泥吃掉下肢,腰腹,漫过紧张呼吸的嘴鼻,最后,软泥覆盖了头顶,只有双手还在无力的挥舞,沉闷的呻吟渐息,过了一会,张曲的十指亦是沉入泥中,没有血花飞溅,也没有残肢断体,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类或者妖类军士便不复存在,便如什么都没发生过。

    无数的北宫仆从军士兵在这巨大的修罗场中,嘶声喊叫,渐渐的,喊声停息。北宫仆从军陷入沼泽的,越来越多,不到半个时辰,三万多名仆从军士兵被逼入大泥淖中。

    此时,猪坚强带领军兵从胡杨林中杀出,与梵香的精锐战队合兵一处,逐步将敌军逼进沼泽地,弩箭飞射,围猎的猎场越来越小。

    震天的喊杀声,四野惨厉的呼喊声,将战阵上隆隆的鼓角之声掩盖了。

    这余下的北宫仆从军,于滚滚的浓烟之中,只觉得四面八方到处都是杀戮,众多军士已是军心溃散,遂慌不择路,向北落荒而逃。

    阿依古丽与淳于缇萦站在梵香身后,烟雾缭绕之中,透过微明的火把照耀,但见数不清的北宫仆从军的士卒马匹陷在大泥淖中,被紧紧黏住,像半干涸泥坑里的泥鳅似的,拼命蠕动着,悲惨的喊叫着,不禁流出眼泪,均是看着梵香,说道:“梵香大哥,如果这个世界没有战争,那该多好!”。

    梵香看着沼泽里拼命蠕动的受困者,眼光冷凝,沉默不语。

    沼泽边缘的敌军纷纷溃乱,如蜂群般,拥向湖边。

    天鹅湖水声溅溅,鬼子溃兵与埋伏于湖边的精绝义军相交,登时杀声震天。

    梵香见剩余敌军沿沼泽边缘向北逃窜,遂转身对着身后众将士,眼光酷冷,从猪坚强、尹延、雍逸生、阿依古丽、淳于缇萦、简兮等人脸上一一滑过,冷静而坚定,大声说道:“大家想想这些年来,有多少仁人志士死于这场北宫天庭挑起的战争中,有多少无辜百姓被吊杀在树干上,有多少女子被他们当了两脚羊吃掉,还有多少繁华和平的城市与乡村被一夜屠尽。”

    冷冷的眼光留驻在阿依古丽的脸上,盯了一会,沉着声音,继续说道:“精绝古城一夜之间,四千多口人被屠杀殆尽,只剩你们这三百多个老弱妇孺藏起来,躲过这场劫难,你说说,我们应该怎么做?”

    阿依古丽不敢看梵香肃杀的眼睛,将头低了下去,抬起手背将眼角的泪水擦尽。

    梵香看着大家,眼神寒冷而肃杀,继续说道:“守城者以亟伤敌为上。投之亡地然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亲人的谋杀。我们现在必须速战速决,要与最后的顽敌决一死战,拒不投降者,格杀勿论!”

    转过身来,面对北逃之敌,将手中画龙擎天戟虚空刺去,高声传令:“猪大哥,尹延将军,你等带兵继续追杀,锐士与破壁军追上去,从西面合围溃兵,务必全歼,不得有误。阿依古丽带三人战队协同简兮的娘子第一军随我北行出击,多备火药箭矢。遇敌格杀,违令者,斩!”

    “喏!”众人听了梵香的训示,皆是血气澎湃,领命而去。

    阿依古丽见他跨了土蝼神驹,手挥擎天戟,指挥着大军,刚毅果决,威风凛凛,心下突然只觉

    很是莫名的喜欢,脸上不禁一红,忙抽出腰间唐刀,拉着简兮,带领娘子军向北随了梵香冲杀而去。

    梵香带着阿依古丽与简兮及一千娘子军,沿着沼泽地边缘向北驰到天鹅湖边,金铁交鸣之声不绝于耳。只见数千精绝战士奋力守住天鹅湖边水洼地上的一座木桥,木桥已被拆掉木板,但余下的鬼子军依然攀附着桥梁栏杆往北门外草原杀奔过来,冒着箭矢,前仆后继,拚死冲前。

    梅岭三章兄弟仨领着一千老弱军兵,守着桥头,抡着五尺苗家刀,与抢过来的敌军奋力拼杀,悍不畏死。

    卫鄯在湖边洼地之间,指挥着众军士发射弩箭,与近前的溃兵厮杀。箭矢如蝗,携带着石油火焰,纷纷射向天鹅湖沿岸的敌兵。

    敌军尚有一万余人,蜂拥在天鹅湖畔。

    此时,梅朵儿已经带领十三英及两个娘子千人队已是将投弹机准备好,娘子军们纷纷将石油火炮投向溃散的敌军阵中。梅朵儿见众多敌军攀援着残桥,向北门杀奔过来,便留下一个娘子千人队操炮,自行率领十三英及一千娘子军杀奔过来,与梅岭三章所率的一千军兵汇拢,抗击踏上北门草原上的敌军。

    梵香见敌军尚众,遂命令简兮去收集了西门沼泽外敌军扔弃的战车与投弹机,驱驰到天鹅湖畔未被水淹的草甸上。

    简兮听令,自率千人娘子军将敌军遗弃的投弹机推至靠北的草甸上,一字排开,装弹,点火,准备发射。

    梵香看着沙丘上一字排开的投弹机,叫道:“精绝众军退后,投弹机听令,将拒不投降的鬼子统统杀掉!”

    简兮带着操炮的娘子军,将火药炮弹与石油燃烧弹安放在投石机中,命令发射。

    “列阵!”

    “拉弓!”

    “投弹!”

    简兮话音一落,只见数百枚闪着火光的火药炮弹与石油炮弹,像雷电一样飞向湖畔的敌军。

    只听轰隆的巨响声起,连珠不绝,震耳欲聋,黑烟弥漫,湖边的鬼子兵脚下到处炸药爆发,焰火冲天,只炸得血肉横飞。湖边溃乱的敌兵,身上着火的不计其数,余下队伍登时大乱。同时,东南西三面乱箭射来,无处可逃,纷纷堕入湖中。

    敌兵一落河水,精绝军的箭矢如蝗,避无可避,登时射成刺猬。不会游泳的数千敌军,向西而逃,在湖畔水洼处被锐士与破壁军截住,各个击杀。余下的,溃不成军,不多时尽数被精绝大军合围歼灭。

    碧草茵茵的湖岸上,到处是尸体兵戈,凌晨微明的夜色里,清波荡漾的湖面上,漂浮着的,满是旌旗衣甲、军械辎重。整个战场上尸体横积,数百残肢断腿的敌军伤兵,兀自睡卧在天鹅湖畔的水洼中痛呼号叫。

    梵香下令各营军兵打扫战场,善待活着的俘虏。

    是役,精绝义军打了一个自与北宫仆从军开战以来的最大胜仗,以仅仅死伤六百余人的微弱代价,全歼北宫仆从军南宫亿所领右路西征军精兵五万人,领军将军南宫亿于此役殒命,自此结束了其在北宫仆从军中不可一世的荣光,为受征北宫天庭,征伐异世界的北宫仆从军中,最早战殁的最高级将领。

    此役,亦是震动了北宫天庭最高战情官衙里的那几位神明,亦让负责征伐异世界战区的最高统帅秋原野震怒不已。

    战役于黎明来临时,最终结束,城中军民各个欢喜无限,互相拥抱欢呼,在精绝古城北门外燃起数堆篝火,于黎明开始时,整日高歌舞蹈,以庆祝此次大胜。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