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妖刀之鸣鸿天下 第一百三章 会挽雕弓,如满月(6)

作者:微尘陌上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11-07 15:37:09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


随机推荐:星相之神 灵宠时代 仙武世界:开局陆地剑仙 我在异界开网咖 末世沧流 觉醒时代 玉虚离歌 珏煞剑 

    精绝军民花了两天时间将城外战场清扫干净。

    经过清点,收集敌军尸首共13860具,置于西门外五十里处的戈壁滩上烧化,以防瘟疫蔓延;沼泽之内已死敌军不可计数,轻重伤员1213名,俘虏北宫仆从军精兵3015人,女子医护队500余人,队长为耶律菀柔,二十来岁。其中,万夫长一名,名叫耶律靖,千夫长5名,皆为原籍东胜洲,后迁徙大西洲的人类与妖类后代,不为主帅南宫亿所善待,多是做军中的一些后勤事务,故在此战中未列入阵中显要战位,是以逃过此劫。

    这些被俘士卒经过精绝城善待俘虏的相关政策的感召,及淳于意等人所做思想工作的疏导,皆愿加入精绝乞活军,加上受伤军兵痊愈后,被梵香编为一支独立的铁甲军团,由那名万夫长耶律靖统带。这耶律靖正是医护队长耶律菀柔之兄长,后成为精绝乞活军中一支战力强悍的战队。

    此役,所获军械物资不计其数,缴获的巨镰战车达5000辆之多,重型投弹机有3000架,从大西洲来的大宛良马共有10000余匹,其余战马有20000余匹,铁锁重甲有15000余副,其他诸如火药、炮弹、箭矢、刀枪、金银钱币及其他军需物资不可胜数。

    此役,精绝城缴获甚丰,全城连日举行大欢庆活动。

    六月二十三日,黄昏时分,梵香一个人站在西北门外相交的那座已被战火烧毁的木桥边,手里拿着那方素心言临别时所赠的青色绸帕,绸帕中包裹着那支玉兰色的莲花化石,心里思绪万千。

    他抬头看着西边的天空,夕阳已在地平线上,像一只红色椭圆形的船,漂浮着,一缕缕红色、紫色、黄色的云霞在它下面,就如静止的波浪。

    他出神的看着那个夕阳下面的西方,眼神有些空洞。

    四个女子悄悄走来,站在他身后。

    梵香下意识里回头,只见梅朵儿、淳于缇萦、阿依古丽、简兮等四人静静地站在身后,不知她们已经待在他后面有多久了。

    梵香回头看着梅朵儿,歉意的笑笑,说道:“你身上军棍打的伤,好些了吗?……还记恨我吧。”

    梅朵儿摇了摇头,看着桥下的水面,撇了撇嘴,说道:“记恨你,又能怎样?还能把你煮来吃掉?我才不去操那闲心呢。生活很难,但我不会忘记微笑,嘻嘻。”顿了顿,继续说道:“梵香大哥,我记得,你以前说,你一旦知道了你那些被鬼子俘虏去的朋友下落,就会离开这里去找她们,是吧?……我们经常看见你拿着这方青绸帕,还有这支莲花化石,然后一个人发呆,这是……什么呢?”

    “嗯,……是么?我有么?”梵香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青帕,以及绸帕中的那枚小小的莲花化石,下意识的将它们紧紧握在手心里。

    “梵香大哥,今天下午,你知道了斥候军带回的那个好消息,你是不是就要离开我们了?可我,我,……我们这里也离不开你呢。……你可不可以不走?”

    梵香看着天边的云霞,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她们救过我,是我的恩人,虽然现在已不知道她们两兄妹是生是死,但我必须去救

    她们,或是为她们报仇的。这绸帕、这莲花,……是呀,小言与皓若妹子现在也不知怎么样了,小言的姐姐为了救我,将生命缩短了一半,我,我,……但是,今天东面前出哨探的斥候也带回了一个坏消息。”

    “这确是一个坏消息,但我们不怕,只要有大将军在,我们就不怕!”淳于缇萦站在梵香身侧,转头看着梵香侧面,眼神坚毅,轻轻说道。

    “是呀,这次北宫仆从军组建了一个五十万兵马的围剿军,由南征将军慕容令任统兵将军,而他们的十万先锋军团原本是由其家将冯跋统带,却不知为何临时换成慕容绍帐下大将侯景,这侯景是其五虎将之首,素来骁勇善战,已经于日前从东面出发,经敦煌城向我精绝城进发了。听多批斥候的详细汇报,这个由十万羯妖组成的军团,是一个轻骑兵团,按他们的行军速度,最迟三五天后就会兵临我东门城下。”梵香看了看面前这四个女子,平静说道。

    “敌人视我们为眼中钉,欲灭我精绝城而后快,说明敌人怕了我们。但我们不怕他们,我们愿意跟随大将军与之战斗,即便战至最后一人。”

    四位女子走到梵香身前,正视着梵香的双眼,语气斩钉截铁,齐声说道。

    梵香看着眼前这四名本是柔弱的女子,眼光从她们脸上一一划过,因为战争,这些美丽而柔弱的女儿们变成了坚强的战士,遂轻轻喟叹一声,道:“你们都是好孩子。……在这个关口,我还不会离开,我不想犯下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等打完这次战役吧,我想,我就会离开了,只是,……这冯跋统带一支偏师却未随军西来,不知这支扫荡过大西南腹地的冯跋去了哪里呢?莫氏兄妹倘若还活着的话,定是在他军中。”

    “大将军,你选择离开本身没有错,因为你可以说是报恩,但我看到的,或许更是你的责任和勇敢,梵香大哥……可能,还有其他。虽然,我们大家都不知道你以前经历过什么。”

    阿依古丽看着梵香手中拿着的那张小小的青色绸帕,以及绸帕上的那枚小如指头的莲花化石,轻轻叹了一口气。

    大家一时陷入沉默。

    淳于缇萦幽幽的叹息一声,轻柔地说道:“难道只有战争才能留下你么?你不是一直都希望过上和平安稳的生活么?你不是也喜欢我们这个新建立起来的城市么?……梵香大哥,你永远那么理智么?……我记得,小时候,我的父亲说个一个道理,如果你已在开始进行选择,那么,这个时候,你的信念就在开始动摇了。”

    “对不起!”

    “为什么给我们说对不起呢?大将军,……我觉得你总是不愿意把你心中的负担卸下来,总是把所有事情都埋在心里,密不透风;所有事情你都要问一个对,或者错,我想,是对,或是错,又有什么关系呢?就算是错的,也会有很多人去做的。……梵香大哥,我只是想告诉你,不管对或错,我,我……我们都愿意跟你在一起……打仗,为生存而战,为我们的家园而战。我想,你是懂我,……懂我们的。”淳于缇萦声音越说越小声。

    梵香看着面前的这四个女子,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真的很对不起!”

    可,可,可我们也是你的朋友,你就忍心扔下我们不管啦?”梅朵儿突然流下眼泪,掏出怀中丝巾,擦去脸颊上流过的泪痕,轻轻说道。

    “我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回答你,梅朵儿,或许,这个世界是残酷的,但生活依旧会向前。我没有办法让所有残暴的恶与坏放下屠刀,但我们可以选择成为勇敢的人。朵儿,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生存很难,但总会好起来的,坚强活下去。”

    “那……好吧,生存很难,不如我们就给彼此多些祝愿吧!”梅朵儿将腮边的泪水擦干,抬眼向梵香望着的天空看去,微微一笑,说道。

    “梵香大哥,不如,……我去帮你找那两个名叫小言与皓若妹子的朋友来我们精绝古城,大家一起,与你一起战斗,同生共死,你说如何?”淳于缇萦突然说道。

    “是呀,我们去帮你找到她们,至于莫家兄妹,现在生死未卜。我听耶律靖兄妹说,除了各地留下少量驻军留守外,北宫仆从军的其余各路大军不知为何,都得向西面一个叫无妄峡的山谷集结,所以,冯跋这支偏师迟早会经过昆仑山下,去西边与他们的大军会师的,到时,我们便可择机去截击他们,……你说呢,梵香大哥。”

    阿依古丽与简兮相视一眼,抬头看着梵香,语音平静,轻轻说道。

    “莫家兄妹是被冯跋这支南征的鬼子抓去的,被他们当成了两脚羊,只怕,只怕现在……,现在这支南征鬼子军不知去哪里了。至于小言她们,……现在,我们这里随时都有兵锋来袭,她们留在鬼洞寨和崦嵫山,或许还安全些,你们也别去寻她们了。”梵香摇了摇头,看着西边的天空,有些茫然,轻轻说道。

    “也倒是,……只是前去鬼洞寨报讯的斥候兵至今还未回来呢。……也不知现下,这些斥候兵到了哪里了?”梅朵儿叹了一口气,看着远远的夕阳落处,轻轻说道。

    “嗯,大家都好好的吧!但愿……”

    梵香忽然回过头来,向淳于缇萦问道:“缇萦姑娘,今天各营的备战情况进行得怎么样了?”

    “各营备战情况都按大将军的军事部署执行!待敌军来后,便让他们尝尝我们精绝乞活军燃烧弹的滋味,呵呵。”淳于缇萦呵呵一笑,故作轻松的说道。

    “东门外前出三十里的河谷与草甸上的胡杨林带,现在已按要求开辟好了口袋阵了吧?树林中一定要预伏好装满石油的木桶,不知这些木桶准备得怎么样了?那十几万个稻草人扎得怎么样了呢?鹿角拒马等都备好了吧?还有投弹机、弩机一定要先行准备好,最迟在明天太阳落山之前,就得排放在口袋阵外缘一线,同时在四门城头都得安放好才行!”梵香看着日暮的天空,若有所思,似是在问询,又似是自言自语,喃喃道。

    “呵呵,大将军,你就放心吧,我爹和我们都紧盯着的呢,这次我们会把这队凶残如恶魔的羯妖军团一个不留,全都杀光,为我们曾经美丽的江南水乡报仇。”

    “是的,我们得为那些无辜惨死的人们报仇,让这支羯妖军团来了,就别想再离开。……好,我们这就去各处再检查一下吧。”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