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妖刀之鸣鸿天下 第一百九章 枕鸳孤,愁肠待酒舒(6)

作者:微尘陌上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11-11 16:43:01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


随机推荐:史上最稳大魔头 叶家小怪物的躺赢之路 开局奖励九种无敌宝典 从蛇开始的神级进化 毁我道观,你们还想求我? 星夜蓝蔷薇 灵宠时代 觉醒时代 

    觥几仇沉吟片刻,微微一笑,轻声说道:“这是和氏之玉雕刻而成,上有皇家龙纹,是先父在世时,号令首阳九山三军信物,尊贵已极,先父突遭变故之日,临终时给我的,我自小从未曾离身过。自先父过世,此物便再没用过,我首阳九山现今已由孤竹仙君伯夷与叔齐之后裔,悲天上仙伯子夷与悯人仙子叔简衣二位掌管,我自是被排除在外的,哈哈,其实,如此亦是极好,我可以不问天地之事,却可于天地之间浪迹,心无所属,一个人,一壶酒,一个江湖,何乐而不为呢?哈哈……”

    说完,抬头看了看焰霓裳,哈哈一笑,道:“你既喜欢,送你便是,……也不是什么稀罕物件,你喜欢,便给你。什么权势尊崇,什么富贵荣华,皆是过眼烟云,哈哈。”

    眼中一痕微不可查的伤感一闪而逝,脸上笑容依旧,将玉瑗轻轻放在焰霓裳面前,哈哈一声长笑,端起酒碗,一饮而尽。

    焰霓裳轻轻拿起那块尊贵已极的玉瑗,仔细看了看,见玉瑗内环上镌有八个鸟篆阴文,轻声念道:“‘授命于天,既寿永昌’。”摩挲了一会玉瑗上的内外双重龙纹,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块玉瑗。

    沉思半晌,抬头冷冷看着觥几仇,道:“我亦曾熟读四书五经,尝听我授业师尊说过,先秦有和氏者,偶于一深山得玉,以之作璧,名为和氏璧,后为秦王嬴政所获。嬴政一统华夏后,遂将和氏璧一并作了三件皇家重器,一曰传国玉玺,一曰龙纹玉佩,一曰双龙玉瑗。三件皇家重器之上,除有大秦皇家御制龙纹,皆有‘授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细不可查的鸟篆阴文,皇帝亲授,可号令三军。玉佩与玉瑗分别授予公子扶苏和皇子胡亥,胡亥无道,二世而亡,其子子婴降于刘邦,自此,除玉玺外,其余两件重器下落不明。”

    语音顿了顿,低下头去,若有所思,道:“我听我大哥说过,这世间传言,方今天下大乱,三件重器得其一者,即可登高一呼,应者万众,便可坐拥华夏雄兵百万,与北宫争雄,重塑东胜昔日荣光。”

    语音喃喃着,忽抬起头来,看着觥几仇,眼光变得柔和,道:“既然如此,你原可坐拥富贵,为何却喜浪迹天涯,做一江湖客子。”

    “哈哈,人生一世,喜欢什么,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哈哈,这坐拥百万雄兵之说,仅是传言而已,当不得真的,……喏,这物件,你既喜欢,送你无妨。”

    “谁喜欢这个了,我也不喜欢什么权势富贵,我更喜欢自由自在。我大哥虽是北宫仆从军中将领,但我不是,我才不稀罕什么百万雄兵什么荣华富贵呢,那些你来我往的争斗,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所以,我才懒得要你这劳什子呢,好了,我也玩够了,还你。”说着,随意将龙纹玉瑗复又递还给觥几仇。

    旁边桌上的数名白衣女子看着焰霓裳将龙纹玉瑗递还觥几仇,心下欣羡,有两三名甚觉惋惜,不由轻轻叹息。

    觥几仇听得,并不在意旁边众女,顾自端起酒碗,喝了一大口,哈哈一笑,道:“这小丫头合咱脾气,来,干一个!”随手拿过玉瑗,放于怀中,端起酒碗,向焰霓裳敬了敬,一口

    喝干,抹了一把嘴,甚是畅快。

    此时,那管事女侍者吩咐厨下拣最上等的食材选配重新烹制了,过了好一会,新换的菜肴陆续传上来,因新增了若干分量,一张八仙桌已是摆不下,管事的女侍者命人将两张方桌拼在一起,组成一张长方形的大条桌,焰霓裳起身去坐到觥几仇对面,看着满桌的菜肴,冒着腾腾热气,眉梢微皱,站起身来,伸出竹筷,对新上的菜肴逐一品评。

    连尝了数道菜式,脸色渐转柔和,手拿竹筷,缓步走到长桌中段,伸出竹筷,夹了一片置盘于中段桌上的蝴蝶肉,放入口中,咀嚼数下,吞落腹中,看了看觥几仇,道:“这蝴蝶肉又名陇西金钱肉,我亦是第一次品尝,亦不知这道菜是何食材,如何烹制。我记得,在一次家宴中,曾听我哥说起过,这蝴蝶肉,……”

    顿了顿,手持竹筷,旁若无人的在那些白衣女子与觥几仇所坐长桌之间来回踱了几步,素衣翩跹,白发飘盈,身姿纤长,肤白貌美,气质清雅肃然,如一个美艳却冷傲的公主。

    但见她俏立于席间,侃侃而谈,道:“自隋炀帝西巡品尝以来,即被列为贡品,后至贵妃娘娘深爱明皇,便列为明皇专宠。为使明皇可常食此物,因夏季天热不宜多储,便改为用八百里加急快马传递,此后便有了东胜长安东西驿道,日日快马为唐明皇和杨玉环运送荔枝和蝴蝶肉之雅事。这蝴蝶肉须切成有如宣纸的薄片,迎光可透,切片后,花色盘纹红紫,精细置于香花盘中,色泽红润,晶莹透亮,柔嫩、香醇、余味悠长,形色味美极,状似蝶翅,因而得名蝴蝶肉,誉为陇原一绝。……等会,你不妨尝尝。”

    焰霓裳虽是依然冷冷的,但与觥几仇交谈之间,语气渐渐柔和。见觥几仇大碗喝酒,亦是端起酒碗,一饮而尽,颇有男儿的豪气风范。

    缓步过去,自去觥几仇手边取过酒罐,顾自满上,端了酒碗,在长桌前缓缓踱了几步,喝了一口,抬眼望向酒店大堂镂空华轩的窗外,此时一面上弦月已经斜斜挂在东边的半空,清泠的月光静静洒下,透过窗扉,投在大堂墙根下,在堂中摇曳的灯火下,落在地面,是隐隐的斑驳。

    她手端酒碗,看着窗扉处的月光,轻轻吟道:

    “明月几时有?把酒望青山。不知山外青山,与我是多远。我欲乘风而去,又恐九霄云里,高处不胜寒。信步走闲庭,何时在天边?

    转青山,过绿水,长亭远。只应人间,何似回望三秋怨?容有老稚艳俗,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年未老,千里共婵娟。”

    轻轻喟叹一声,端起酒碗,一饮而尽。

    旁边众白衣女子听得,不由轻轻为之拍掌喝彩,坐在上首位那名女子亦是颔首回味,轻轻击节而赞。

    觥几仇听她谈吐隽雅,见识渊博,气质寒如凝冰,艳而不俗,于此时不禁大为感佩。他在首阳九山之上,熟读五经,饱学经典,亦文亦武,向来颇为自负,这时听来,这焰霓裳的才思学识似亦不俗,并不在自己之下,不禁暗暗称奇,遂收起了轻视之念,心道:“我只道她养于深闺,冷傲孤芳,是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跋扈女子,哪知见地学识竟这

    么高。一路来,倒是小看与她了。”

    端起酒碗,一饮而尽,大声赞道:“但愿年未老,千里共婵娟。……说得好!”顾自拿过酒罐,满上一碗,拿起竹筷,每样一尝,样样都是从未吃过的美味。听她推介之言,夹过一片蝴蝶肉,轻轻放入口中,闭了眼,细细咀嚼,回味半晌,道:“好味道,来,小姑娘,咱敬你一碗。”哈哈一笑,端起酒碗,站起身来,摇摇晃晃,走至焰霓裳身前,凑过碗去,“当”的一声,与她酒碗轻轻一碰,道声:“干!与你认识,甚是有幸!今日委实畅快,……来,咱干它一碗!”举起酒碗,一饮而尽,长笑一声,似是胸中块垒尽去,许久未有如此饮过,豪气干云。

    焰霓裳见他眼中激情如火,并无作伪之色,知其真情流露,遂举起酒碗,脆声道:“好,与你干一碗,便又如何?……来,干了!”举起碗来,一饮而尽,见觥几仇半醉摇晃的样子,不禁莞尔,呵呵一乐。

    旁边众白衣女子见此一男一女愈饮愈畅快,皆是羡慕。坐在上首位的那名女子见了二人情状,心中莫名的不快乐,亦是端起面前酒碗,一饮而尽。

    觥几仇斜着眼睛,看着焰霓裳脸上一抹微微的笑意,哈哈大笑,指着焰霓裳,旁若无人的大声说道:“哈哈,你这小丫头,这不是笑起来也是很好看的嘛,哈哈,以后,你得多笑些才好,可别老是板着一张冷面孔了,女孩子嘛,多些微笑,就更美,更好看的呢,……”絮絮叨叨的,笑着说道。

    焰霓裳听得,登时脸上笑容尽去,又回复到冷如寒霜的表情,见觥几仇疏狂不羁,旁若无人的样子,遂冷冷道:“以后不许叫我小丫头,我叫焰霓裳,我笑,或是不笑,我就是我,叫你管呐?哼!”

    二人正说话间,突听酒店外响起一串狗吠声,一阵喧哗杂沓而来,然后,店外几个小厮的呵斥声中,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如风一般奔进大堂,四顾一望,见觥几仇这边有些空地,遂慌张跑过来,躲在觥几仇身后,探出头去,惊惧的看向大堂外。

    觥几仇回头见这少年,身材瘦削单薄,衣衫宽大,穿在身上,极是不协,约莫十六七岁年纪,头上戴着一顶粗布破帽,手脸上脏兮兮的,长长的指甲缝里,尽是黑尘,手里拿着一根碧油油的竹棒,探了头,正惊惧地看向大堂门处,两只大眼睛,咕噜噜乱转,甚是秀美灵动。

    一会,大堂外走进一群人来,当先一人手中牵着一条大狼狗,童仆打扮,随后一个三十多岁的彪形大汉,身穿绛紫色锦缎长袍,袍上尽是一些圆圆的铜钱样的印花。身后跟了七八个随从,推开面前挡道的酒店小厮,大踏步迈进大堂,四顾望了望,见那少年躲在觥几仇身后,一群人大步走了过来,嚷嚷着,大声呵斥那少年。

    其中一个童仆叫道:“跑什么跑呢?还不给我们走?”

    那少年见那干人追迫过来,不敢作声,眼巴巴的,抬头看着觥几仇,扯着觥几仇衣摆,道:“大哥哥,救我。”声音惶急,却清脆悦耳。

    那壮汉身后一个童仆冲上来,向那少年出手抓去,那少年矮身一闪,急藏于觥几仇身后,作着哭声,叫道:“别抓我,我不跟你们走!”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