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妖刀之鸣鸿天下 第一百十章 闻歌殢酒,曾对可怜人(1)

作者:微尘陌上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11-12 06:59:46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


随机推荐:极上宗门 洪荒:我被通天偷听了心声 穿成魔王该怎么拯救世界 天下之尊 震惊!我的徒弟是女帝 我真的不是嘴强 大哥,我真不是神仙 农门贵妻不好惹 

    觥几仇见那少年叫得可怜样儿的,未及细想,身形一晃,抢步上去,拦在那壮汉身前,道:“别动粗,有话好好说嘛。”将那少年轻轻护在身后。

    那锦袍壮汉见了,伸手按在觥几仇左肩,重重向旁划拉,道:“滚开,不关你事,大爷我今天非得抓了他回去不可。”

    觥几仇将左肩轻轻一缩,柔若无骨。

    那壮汉重力一按之下,着手如在虚空,全无凭借处,脚下一个趔趄,向前一扑,险险摔倒,立稳了身形,回过头来,恶狠狠的说道:“你给老子滚开,把老子惹急了,今儿叫你立着进来,横着出去。”

    觥几仇哈哈一笑,依旧稳稳站在那少年身前,端起酒碗,喝了一口,笑道:“是么?”

    那壮汉大喝一声,合身扑向觥几仇,身形迅疾,双手十指相并,曲张如十齿钉耙,挟着风声,狠狠抓向觥几仇面门。

    觥几仇见了,长声一笑,身形不闪不避,竟是迎上一步,右手如电,一把抓了那壮汉左手,顺手甩出,只见那壮汉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重重摔出老远,正落在大堂门口。壮汉趴在地上,痛得咧了嘴,露出一张猪脸,半晌,撑着身体,摆了摆头,将猪脸复变回人面,缓缓从地上爬起来,狼狈不堪。

    他站在大堂门口,揉了揉已是跌青的左脸,大叫道:“小的们,跟老子上,把这龟孙往死里打。”众随从听得,个个大叫着,扑向觥几仇,觥几仇笑了笑,也不做声,不避不让,迎着扑上前来的一众童仆,双手连挥,须臾间,将这些狗腿子一个个摔向大堂门口,久久不得起身。

    那少年见觥几仇身形未动,便将那些人统统摔倒,心知今天已无危险。

    那壮汉见了,心下已有惧意,但脸面上过不去,兀自叫嚣着,推搡着身前的众随从,想要再次上来与觥几仇相斗。

    这时,坐在旁边的白衣女子中,那名坐在上首位的少女起身站起来,沉着脸,对那壮汉大声说道:“猪老三,你不在你陇南高老庄好好跟着你大哥读书习武,跑出来惹是生非,你就不怕你大哥将你关起来!”

    那壮汉定睛向这白衣女子看来,脸色微变,堆了笑容,腆着脸,嘟囔道:“郁姑娘,这,这,……我,我陪我大哥来参加澜公的金鼎大会,偷闲出来,在前面路口吃烤全羊……是那小子没长眼,将我一桌好好的饭菜全给打翻了,……他得赔我!”

    那少年这时从觥几仇身后站出来,说一口吴侬软语,脆声说道:“我没有,……是你的狗先咬我的,我一慌,才不小心将你的饭菜打翻的!我没钱,我才不会赔你呢。”

    “猪老三,就算人家将你饭菜打翻了,你也用不着打人的呀,可别仗着你有个成了佛的老爹,就到处作威作福!”

    猪老三似是颇畏惧眼前这个少女,哭丧了脸,嘟嘟囔囔,道:“我哪有啊,我只是要他赔我,……我没打他。”

    那叫郁姑娘的女子回头看了看那少年,说道:“猪老三,你看看,人家还是一个孩子。好了,不要再说了,你赶快回罢,不然,我跟你大哥说,你大哥又得抽你了。”

    猪老三摸着跌得青肿的左脸,余怒未消的看了看那少年,欲言又止,轻声嘟囔着,道:“算你狠,我走还不行吗?”回头对众随从吼道:“走,都跟老子走!”哭丧着脸,转身大踏步走出了酒店,众随从垂头丧气的随了出去。

    这时,一个小厮过来,对那少年说道:“你快出去,别打扰我们店里的客人。”出手便来推他。

    那少年矮身躲过,转头看着焰霓裳身前桌上满满的菜肴,两眼放光,“咕嘟”一声,吞了一下口水,道:“我饿了,我要在这里吃饭。”站在桌前,双手捂着肚子,不愿离去。

    觥几仇见他可怜,知他确也饿了,看了看焰霓裳,道:“小兄弟,你吃吧。”从旁边拉过一张椅子,放在自己右手位,轻轻拍着那少年肩头,让他坐下吃。心下很是怪异,只觉那少

    年肩膀似是柔若无骨,软绵绵的。那少年也不客气,走过去,一屁股坐在椅上,见桌上没有放多余的筷子,顺手抓过觥几仇的筷子,在衣袖上擦了擦,夹了一筷子蝴蝶肉,放进嘴里。

    小厮见客家出面让这少年入座,不好再说什么,见了少年这副肮脏模样,遂摇了摇头,慢吞吞的去旁边桌上取来一套碗盏竹筷,放在觥几仇面前,走开了去。

    焰霓裳亦是回坐于觥几仇对面,冷冷看着这少年。

    觥几仇回座,端起酒碗喝了一口,拿起竹筷夹了一口蝴蝶肉又吃。那少年嘴里咀嚼着,侧着头定定看着觥几仇。觥几仇给他瞧得有些不自在,将小厮拿来的碗盏放在少年面前,伸出筷子,夹了一筷羊肉放进那碗里,温言道:“别急,慢慢吃,别噎着了。”

    那少年将口中食物吞落腹中,抬起手背,擦了一下嘴巴,脆声笑道:“嗯,大哥哥,你真好看。”转过头去,看向焰霓裳,笑嘻嘻说道:“这位姐姐也很好看。……你们都很好看呢,嘻嘻。”

    焰霓裳冷冷的笑了笑,不作一声。

    那少年转头看向觥几仇,道:“大哥哥,这些菜都凉了,不好吃了,可以来点热乎的么?我没钱,你作东,好么?”

    觥几仇哈哈一笑,道:“你想吃什么,尽管让店家做去。”转头招手叫过那名管事女侍者,道:“看看这位小兄弟想吃什么,你们尽管做来便是。”

    那少年又道:“我要喝酒,可你这凉水老白干不好喝,太烈,我要喝醇厚一点酱香味儿的,你也做东么?”

    觥几仇端起碗来,喝了一口,道:“当然,你尽管喝!”

    那少年转头看向那名管事女侍者,脆声道:“这位阿姨,请你给上五斤你们这里最好的酒,还有,就是依着这桌上的菜,原样弄一桌,再加多一个驼峰炒五丝。”用手轻轻拍着脑门,抬头想了想,对女侍者说道:“还有烤乳猪、骆驼蹄筋,嗯,……暂时就这么多吧,等会不够再点。”

    那女侍者听得,吓了一大跳,张大了嘴,半晌,方微笑着,向觥几仇征询道:“客官,你看,这合适吗?”

    那少年接口道:“这怎么不合适,我大哥哥说了,尽着我吃,尽着我喝呢,你们没听到么?快做来就是了,我大哥哥又不是不给钱你们,哼!每道菜都得是最新鲜的料,尤其是驼峰炒五丝选料要考究些,刀工要精细,玉兰片、冬茹、韭黄、火腿和鸡脯肉等配料都得是上等的,要切成均匀的‘五丝’,炒制时,你叫厨师掌握好火候,不然,我不吃的。烤小猪不可烤得太焦,皮儿须烤得红朴朴的,这样吃着,皮酥脆,肉嫩香,嗯,想想,都流口水,嘻嘻。”

    这管事女侍者听他说得头头是道,颇为在行,不由得有些惊异。

    那少年想了想,又道:“这北地陇上,少见海鲜,不似我老家,嗯,来俩油攒虾米、鱼饭也行,不过,鱼饭要用秋刀鱼,最好配上潮州特色的酱料才好,嗯,快快做来,我饿了。”说着,拿起筷子敲了敲碗盏。

    焰霓裳冷眼看着这少年,见他敲碗,眉梢微蹙,似是不喜。

    觥几仇见他说得挺有意思,向这管事女侍者笑道:“你们快去,这小兄弟应该饿坏了。”

    女侍者见客家发话了,自是心喜,有钱赚当然是好事,遂忙下后厨,对管事厨长,如此这般,交待清楚了,便忙着出来支应这几位大爷,生怕又有什么幺蛾子的事儿得叫着她。叫过旁边小厮,挨着长桌又新加了一张八仙桌。

    过了半晌,菜肴陆续传上来。

    那少年每一样浅尝了一口,便搁下竹筷,端起酒碗,在觥几仇酒碗上轻轻碰了一下,说道:“大哥哥,我吃饱了,现在陪你喝酒,嗯,我敬你一碗。”端起酒碗,慢慢喝了一碗,似是呛着了,轻轻咳嗽了两声。几碗酒下肚,那少年有些醉意,瞪着一双秀美灵动的眼睛,跟觥几仇言笑无忌,天南海北的谈论起来。焰霓裳不喜说话,遂静静的瞧着这二人一碗一碗喝

    着酒,听他们说些从未曾听过的趣事。

    那少年听说觥几仇亦是从东南海中来的,不禁引为知己,畅言说起海边、江南、河渠、山陵的情景,那些在沟渠里摸鱼儿,山野里疯跑,弯弯小河里慢吞吞的乌篷船,十里秦淮的衣香鬓影等儿时故乡一桩又一桩的乐事。那少年眉飞色舞,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以前所犯的乐事儿、傻事儿、无聊事儿,说到得意处,不觉站起来,哈哈乐着,拍手大笑,神态甚是天真烂漫。

    觥几仇少年时代,家遭变故,少有人陪,在首阳九山时,虽衣食无忧,亦有叔简衣等少数几人做儿时玩伴,但毕竟家庭孤清,如此的少年人岂能得个好心绪,如今,偷偷离开首阳山,独自一人行走江湖,与焰霓裳初遇,两人话亦不多,此时和这少年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言笑无忌,边喝边聊,虽然二人年岁相差将近十岁,却不知为何,均是感到了生平未有之喜,竟是相互之间颇有惺惺相惜之意,很是投契。

    旁边那桌白衣女子吃过,已是离开,去了别处。

    那少年喝着酒,有时低头笑着,脸上乌黑,眉梢眼角却偶尔透着温柔,似是少女的娇羞,说到忘形之处,不时忘情伸手过来握住觥几仇的手。觥几仇半醉中,与那少年互握,心中总觉怪异,但又不知从何说起,只觉那少年放在他手中握着的手,很是小巧,柔软,腻滑,轻轻握着,很是舒服,温暖。

    酒至半酣,那少年突然抬头看着觥几仇,眨巴着那双秀美灵动的大眼睛,问道:“大哥哥,明天澜园的柳湖边有一个金鼎大会,你会去参加么?”

    “金鼎大会?”觥几仇这才记起竹林中那个澜苒澜小姐所给的请柬,遂从怀中取出,打开看了看,确是澜园柳湖畔金鼎大会的邀请函,遂说道:“嗯,明天闲着也没事儿,去看看也好。”

    那少年拍了手,喜道:“好耶,我也会与爷爷去的。我爷爷可是费了老大劲儿才讨来这请柬的呢,说带我去见见大世面呢。”低了头去,脸色突然有些戚然,道:“可惜我爹爹妈妈和奶奶都不在了,不然,我们一家五口一起去看看这大世面,多好!”言语之间显出无限伤感。

    觥几仇见了,不知说什么好,只觉这孩子与自己挺投缘的,遂问道:“小兄弟叫什么名字呢?”

    那少年眨巴着眼睛,定定看着觥几仇,嘻嘻一笑,道:“我叫泠汐。大哥哥呢?”

    觥几仇微觉奇怪,心想,这孩子的名儿怎的像女孩子的呢,看了看这个刚才还戚然伤感的少年,这一会儿又是喜笑颜开的样子,却也并不在意,道:“我叫觥几仇。觥筹交错的‘觥’,哈哈,我这名很怪哈,不过,倒是很好记的。”

    “嗯,大哥哥的名儿很好听呢,有古意,像上古大人物的名儿呢,嘻嘻。”泠汐嬉笑着,扶着觥几仇的肩膀站起来,说道:“几仇哥哥,我得先回了,不然,我爷爷只怕又得到处找我了呢。”

    “嗯,好的,喏,这点零钱你拿去,给爷爷买点好吃的带回去吧。”觥几仇说着,从怀中摸出四五片金叶子,塞在泠汐手中。

    泠汐眼圈儿一红,道:“几仇哥哥,你真好。”紧紧握着觥几仇的右手,摇了几摇,眼泪突然流了下来,道:“几仇哥哥,你明天一定要来哈,我在那园子里等你!”

    “嗯,我会去的,回家夜路上走着,多注意安全哈,泠汐小朋友。”

    泠汐破涕为笑,道:“几仇哥哥,我要你叫我小泠儿,嗯,以后,你就是我的几仇哥哥啦,我就是你的小泠儿啦,呵呵,我好开心呢,几仇哥哥。”

    觥几仇哈哈一笑,道:“这傻孩子,干么呀?又哭又笑的,没个正形。”

    泠汐向焰霓裳打了一个招呼,嘻嘻说道:“姐姐,你明天也来哈,我等着你们。”说着,向大堂门口走去,一步一跳的沿着街道向住处走去。

    是夜,觥几仇与焰霓裳在酒店结单后,自去打尖住店,各自安寝,一宿无话。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