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妖刀之鸣鸿天下 一二六章 寒催酒醒,晓陌飞霜定(1)

作者:微尘陌上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11-24 16:52:33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


随机推荐:末世沧流 珏煞剑 觉醒时代 星相之神 我在异界开网咖 灵宠时代 从蛇开始的神级进化 仙武世界:开局陆地剑仙 

    觥几仇忙俯身下去,将焰霓裳抱于怀中,见焰霓裳气若悬丝,忙将手掌置于焰霓裳膻中穴,潜运丹田真气,源源不断的输进焰霓裳体内。焰霓裳脸色渐转柔和,缓过一口气,眼中泫然欲滴,柔声道:“大酒鬼,刚才那个恶人让你用玉瑗来换,我不答应,你,你绝不可用玉瑗,……不然,我毋宁死!”

    场上众人见了,便要一哄而上,将二人立毙于桌席间。

    澜中鹤见了,忙大声说道:“众位英雄稍安勿躁,只要觥少仙交出皇家玉瑗,大家便还是朋友嘛,咱们可不能不顾着首阳九山的,觥少仙今日在澜园有个啥好歹,咱们在座各位,可没一个人脱得了干系的。”

    众人听得,皆是脚下一顿,只是鼓噪着,无人敢率先前出。

    “小姑娘,你放心,我说过会保护你周全的!”觥几仇抬眼四顾周围人众,双眼赤红,沉声说道:“如果你死了,我让这些人为你陪葬!”

    “大酒鬼,你,你……真好!”

    觥几仇扶着焰霓裳慢慢站起来,拉过一张坐椅,将焰霓裳安座其上,抬手将脸旁垂下的长发掠了一下,手持折铁剑,迎风晃了晃,随意挽了个剑花,冷冷看着四围的人众,道:“来吧!”

    忽听身后一个声音说道,“几仇哥哥,焰姐姐受伤了么?很重么?”

    转过头去,只见身后一个少女,年约十六七岁,长发披肩,一袭嫩绿衣衫,头发上结了条玉白色丝带,肤如白雪,柳絮飘飞之中,灿然生光。觥几仇见这少女方当韶龄,一身装束清新俏丽,犹如小仙女一般,不禁看得呆了一呆。

    觥几仇看得几眼,心下疑惑,却也并不在意,转开了头,蹲下身去,缓缓将椅上坐着的焰霓裳扶正了,柔声道:“小姑娘,别怕!”

    “嗯,大酒鬼,我不怕!”焰霓裳转头看了看旁边站着的这名少女,微微一笑,转头看着觥几仇,道:“大酒鬼,你答应我,今日你无论如何要安然离开这里才好!……可别只是顾着我。”觥几仇蹲在她的身前,默然不语,良久。

    此时,身旁那名少女又开口说道:“几仇哥哥,你不认识我啦?”

    觥几仇站起身来,听她声音,依稀似曾认得,想了想,却又不知如何说起。遂摇了摇头,道:“我不认识你,你站远点罢,等会我怕伤了你这小女孩子。”

    “几仇哥哥,我是小泠汐呀,你可老是叫人家小兄弟呢,你不记得了么?昨晚跟你和焰姐姐在一起吃饭那个叫花子就是我呢。”

    觥几仇吃了一惊,转过头来,定睛看着这少女,只见那少女微微一笑,言笑晏晏,俏生生站在风中,衣襟轻轻飘动。脑中急转,觥几仇依稀记得这便是泠汐模样,但此时一个小仙女似的小姑娘,却怎又会是昨晚一个戴顶破布帽子,衣衫肮脏褴褛的叫化子了,一怔之下,竟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呐呐道:“你,你……是那个小兄弟么?可是,可是……”

    那少女微微一笑,道:“是呀,我便是你的小兄弟啊,你不认得我了么?我不是让你叫我小泠汐么?这么好听的女孩儿名字,呵呵,几仇哥哥,你真是……”

    正说着,身后一个苍老的声音咳嗽了两下,缓缓道:“泠儿,我们走罢,这里没什么好看的了。”

    “不,爷爷,我不走,现在焰姐姐受了重伤,诶,我要留下来帮几仇哥哥照顾焰姐姐,我要跟几仇哥哥和焰姐姐一起。”

    “不可以,你必须跟爷爷一起走,这里马上就会有一场大战的了。”

    觥几仇转头看去,小泠汐身后那个老叫花模样的老头正是竹林沟遇见的那个异指神丐。

    那异指神丐手拿一支碧玉竹杖,看了看椅子上软软坐着的焰霓裳,轻轻叹了一口气,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小的碧玉瓶,从中倒出一粒丹药,道:“小丫头,你跟爷爷走罢。爷爷这里有颗九转还魂丹,你去跟这小姑娘服下吧,就当还了人家给你的一饭之恩好了,……只是这小姑娘只怕活不了多久了。这颗九转还魂丹可保她九日不死,但九日后就难说了。”

    泠汐依言将九转还魂丹拿了,看着觥几仇,微微一笑,道:“几仇哥哥,我帮你照顾一下焰姐姐罢。”说着,径直上前两步,蹲在焰霓裳身前,端了一碗酒,对焰霓裳说道:“焰姐姐,这药你服下吧。”焰霓裳依言就着酒水将丹药服下。

    异指神丐看着焰霓裳,顾自说道:“这小姑娘是被崆峒印打伤的,要治好她也不难,一是让崆峒五老出关来,在九天内合力用仙法恢复崆峒印中被觥少仙《游春图》损坏的神性,以崆峒印神性医治这小姑娘;二是去寻鬼洞寨的女丑寨主,让她用不死之泪鲛珠以命换命,这小姑娘也可救回,只是,只是,如此便会让另一人失去大半生命;三是去神农谷找神医农雀子,依其偏方,以心血为引,将珠穆朗玛峰上采得千年雪莲,用神农鼎炼制雪莲丹,亦可救治。……不过,让崆峒五老一起出关,只怕不易,更何况于十日之内修复崆峒印神性,更是妄想;再次,以不死之泪以命换命亦不足取,最好的,便是去找到千年雪莲,然后,让农雀子用神农鼎炼制,如此,尚可为之。”

    觥几仇听得,忙对异指神丐拱手一礼,道:“多谢前辈指点!”

    异指神丐哈哈一笑,道:“一饭之恩,该当回报!小丫头,咱们走吧,……咱们走了,才能给他们助益,明白么,丫头!”

    泠汐看了看异指神丐,似懂非懂,只得答应着,跟着爷爷往前走了两步,回头看了看觥几仇,轻声道:“几仇哥哥,我先随爷爷出去,等会我爷爷再回来救你们,你们保重!”异指神丐带着泠汐,施施然,向柳园的圆月大门处走去,却无人敢拦。

    正在此时,只听澜中鹤站在台上大声说道:“老夫奉劝觥少仙千万不可自堕魔障,和这北宫妖女有甚么牵缠,自毁前程,同时也毁了首阳九山的声誉。……老夫还望觥少仙三思三思才是!”

    觥几仇听得澜中鹤这么一声呼喝,回头看了看焰霓裳,当即转过身来,走上两步,哈哈一笑,道:“澜前辈,在下跟你再讨几碗酒喝。……哈哈,今日在此遇见不少新朋友,本以为相逢一遇皆是缘分,只是自此后,大家是敌非友,心下不胜伤感,想与在座各位再喝几碗,以了此缘,何如?”

    澜中鹤哈哈一笑,道:“喝酒还不容易?好,大家伙再与你喝几碗好了。……小的们,去取酒来。”今日澜府大宴天下英雄,酒宴之上,各类酒菜自是备得甚是丰足,台下随从听得主人吩咐,片刻之间,便取了数十罐老酒与几大筐酒碗出来,放在觥几仇桌席之前。

    场上众人听他要与大家喝酒,皆是大为惊奇,均是心道:“倒是得看看,这人还玩什么鬼把戏。”

    觥几仇顾自取出十数只大碗,几坛新开封的白酒,放在面前桌上,在每一只大碗中斟满了酒。然后,回身去温柔的看着焰霓裳,柔声道:

    “小姑娘,今日无论如何,我将带你杀出重围,去找到千年雪莲,让你好好的。”

    焰霓裳看着眼前这个平时狂傲无礼疏朗不羁的男子,轻轻点了点头,亦是语音柔和,道:“你想怎的,便怎的罢,我,我以后……我现在便陪你喝酒罢。”抬手扶着觥几仇肩膀,轻轻站了起来。

    觥几仇朗声一笑,道:“好,咱们喝酒!”轻轻将焰霓裳扶稳站直了,端了一碗酒递给焰霓裳,自己亦是端起一碗酒,在焰霓裳酒碗上轻轻碰了一下,哈哈一笑,仰起头来,咕嘟咕嘟的喝了,将一碗白酒喝得涓滴不存,抹了把嘴巴,道:“小姑娘,与你相识不久,却心意相通,今日咱们陷身重围之中,寡不敌众,看来势难脱身。……”

    说着,再去桌上端了一碗酒,四顾众人,千百豪杰皆是虎视眈眈,环伺在侧,哈哈一笑,仰起头,又是一饮而尽,左手伸出,拉了焰霓裳的手,看着焰霓裳,朗声道:“小姑娘,你我生死与共,不枉了相识一场,死也罢,活也罢,咱们今日痛痛快快地喝他一场。”

    焰霓裳为他豪气所激,颤巍巍的站直身形,豪气勃发,大声道:“好,今日便与大酒鬼喝一场酒,死也罢,活也罢,你我生死与共。”端起酒碗,亦是一饮而尽。

    觥几仇哈哈一笑,看着焰霓裳,柔声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你就会遇到什么样的人,命运如此!告诉你吧,你打开了一个世界,那里的天空有霓裳。……我记得有句话是,所有的辉煌,都得用孤独偿还,……那么,现在,我偿还孤独,静待霓裳。”

    “你以后不会再有孤独,因为,……”焰霓裳忍着身上剧痛,微微一笑,取过酒罐,为两人酒碗满上,顾自端起酒碗,轻轻说着,一饮而尽。

    “我一直这么孤独,这么害怕,是为什么?现在我知道了,这世界没有什么是绝对的,就像鸟儿一样,不会因为脚下的树枝断了,就停止飞翔,因为它相信自己的翅膀。是的,我相信,我会保护好你!”

    “谢谢你,偿还孤独,静待霓裳。来,喝酒,不论今日生也罢,死也罢!”焰霓裳看着觥几仇,眼光柔和,端起酒碗,在觥几仇酒碗上轻轻一碰,仰起头,一饮而尽。

    “因为简单,所以珍贵;因为单纯,所以喜欢。生也罢,死也罢,偿还孤独,静待霓裳。哈哈,生死各一回,爱错了是青春,爱对了是爱情。你我不冤了,仅此而已。……喝!

    说完,松开焰霓裳的手,去桌上提了一罐新开封的白酒,高举过顶,微微倾侧,一股白酒激泻而下。他用嘴接了,咕嘟嘟,一口不歇,喝得甚是畅快。喝完后,随手将酒罐扔下,轻轻拍了拍肚皮。肚子只是微微胀起,脸色犹如冠玉,一如平时,却是毫无酒意。

    场上众人相顾失色。

    觥几仇喝完这灌酒,伸手将焰霓裳轻轻扶着,坐回椅上。

    回头四顾场中众人,觥几仇端起一碗酒来,哈哈一笑,说道:“这里众家英雄,多与在下一面之交,今日一宴之间,便与在下结仇,皆因在下身配皇家玉瑗,既如此,咱们干了这碗酒,自此相忘于江湖。有哪一位朋友要来夺在下龙纹玉瑗的,便得先杀了觥某。如有意玉瑗者,不妨上来对饮一碗,从此而后,我杀你不是为仇,你杀我不算负义。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俱是怪不得人。”

    众人一听,心中俱是一凛,场上一时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