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妖刀之鸣鸿天下 一四六章 花不语,水空流(2)

作者:微尘陌上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12-14 14:11:12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


随机推荐:桃源小仙农 寄梦山河 重生之灭国毒后 参见圣子 龙太子,你的王妃飒爆了 万族烽火 武道魔帝 总裁被迫养锦鲤 

    泠汐在旁听得,看着二人,嘻嘻一笑,道:“几仇哥哥,焰姐姐,我不知道你们想要的生活究竟是怎样的?我也不知道如何才能更快乐?……但我想,是否亦如我似的,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与爷爷来这胭脂河边的林子里,生活平静而快乐。我们的院子里种着四时的鲜花果树,瓜果蔬菜长得青翠可人,四围有高山林海雾气升腾,辛夷花开满了春天的山野,桃树依然在夏天摇着粉红的蕾蕊,秋天有金黄的稻粟飘香,冬天有围炉夜话风雪夜归。”

    泠汐手中拈着一支桃花,眼中是浅浅的笑意,看着眼前青茂桃树下的浓荫,泛着淡淡雨露里的雾气,如翠绿春发,碧水倒影中天,河面的漩涡,发着汩汩而流的尾音,依流飘荡而过。

    她的稚嫩面容上露出一抹轻笑,长长的眼睫微微闪动,喃喃说道:“我记得,我和爷爷住进这胭脂河边的林子的第一天,正好是四月天,林子里只有几间别人废弃的茅草屋,既没有抹泥灰,也没有装门扉,用一棵棵风雨侵蚀过的原木头做成的墙壁,缝隙很大,有一点儿透风,入夜以后就让人感到凉丝丝的,但能凑合着遮挡一下风雨,最好的是,可以透过破损的屋顶看到天上的星星。爷爷睡在隔壁,他时时保护着我。……”

    泠汐抬头看了看觥几仇与焰霓裳,见他们都在静静地听她讲,遂微微一笑,继续说道:“特别是大清早,透过墙壁的缝隙,可以听到鸟儿啾啾的叫声,屋外的花儿上也挂满了露水,青草会发着清新的香气,令人轻松而惬意。在我的想象之中,屋子里整整一天都保留着清晨时的那种气氛。那时,我还未从失去家人的悲伤中走出,来了这里后,我渐渐快乐起来,虽然,后来爷爷造出了现在的这个大院子,但我还是喜欢以前的那间小屋,没有抹过泥灰,很洁净,通风良好,清晨的风儿打从我的屋子吹过,时断时续,发出清幽的音调,如天上落下的几段飘飘的仙乐,很适宜像几仇哥哥这样云游四方的神仙来暂居,或是如焰姐姐这样美丽的仙子也不妨于此栖息,……这里适合居住神仙一样的眷侣。”

    听到此处,焰霓裳与觥几仇不禁相视一眼,焰霓裳脸上一红,二人便即转开头去,却不言语。

    泠汐见二人未说话,只是静静地听,遂继续说道:“后来,我们拥有了一个独一无二的院子与小屋,还有一只小船,爷爷会经常带着我去胭脂河,荡舟其间。这小屋虽说有点儿简陋,却有一种温馨的氛围环绕着我,而且还与我的心绪息息相通。我变得开心,快乐起来,于是跟着爷爷开始定居在这里,有了这个像家一样的栖身之地。我们与鸟儿们比邻而居,与山花作伴,去地里种植菜蔬,呼吸新鲜空气。我常常坐在屋檐下,喜欢看着院子里的菜蔬花草,也可以看着远远的胭脂河与桃花树,便如置身其中,与它们最最接近,天气或阴或晴,富有野趣,感觉上并没有什么不同,都差不离。鸟儿们呢,比如,画眉、鸫鸟、知更、红茑、田雀、夜莺、红唇雀,以及许多别的鸟儿,还有山花、桃花、绿油油的菜蔬,包括我们,都是自由的。”

    “后来,爷爷又带回一些战乱后幸存的人回来,我们这里开始变得

    热闹起来了,渐渐成了一个世外的小村子,大家定居在此,生活也算有了改善,像一个和平的人世间。”

    说到此时,泠汐忽呵呵一笑,看着觥几仇与焰霓裳,轻声道:“几仇哥哥,焰姐姐,我们这里的村民喜欢在炎热的夏天里,聚在晒谷场上纳凉,然后吟唱一首小夜曲,要不,我把这首小曲子唱给你们听,好么?”

    “当然好的呀,泠汐小妹妹,你唱来,我们听!”焰霓裳笑着说道,顺手轻轻将泠汐左肩上的一片落叶去掉。

    “那好,我唱给你们听。”泠汐说罢,微微一笑,清清嗓子,柔声吟唱起来:

    慢慢升起的炊烟啊

    呼唤那只晚归的知更鸟

    暖烟袅袅,你轻盈的羽毛

    悄然无声,

    云燕盘旋,

    一声声音信,搭建在屋檐下,

    那是你的家园!

    逝去的梦,精灵般的

    梦中的身影,拖曳着你的长裙,

    月亮给夜间披上雾一般的轻纱,

    太阳却让每一个白天有了光芒。

    去吧,点燃你的熏香,

    那一刻,从檀条里缭绕而上。

    黑夜莽莽,

    请记得这闪亮的火光。

    ……。

    歌声柔美清丽,飘扬在河谷拂过的风中,太阳将清白而灿烂的光芒倾泻而下,在摇曳的桃枝和芦苇叶片上跳跃,并将它们的影子,斜斜投射到胭脂河碧色的水波上。河道两岸,桃树、绿竹、芦苇丛生,青草深处,不时有野兔、山鸡、雀鸟窜出。

    胭脂河滚滚的碧波之上,开阔的水面,一道长桥架放,如一弯彩虹。河湾浅浅,水草丰茂,涟漪动处,是胭脂村村民们放养的水鸭、白鹅等水禽,而河边正有数名村女在洗涤衣衫,旁边是十数个孩子光着身子,像鱼儿一样游泳,玩水,风光旖旎而平和,宁静而迷人。

    十数个村民驾了小舟,在荡漾的胭脂河中吆喝着,不时的撒网,拖网。

    宽阔的水面上,碧波湍湍,窄长的小木船上,村民们或双脚站在船边,甩出渔网,或撑着船桨摇动舟楫,吼着嘹亮的号子。三人站在河岸上,远远望去河中,那些来自他乡的人们虽经了战火的阵痛,但依然坚强的活着,身姿壮实挺拔,动作轻盈连贯,神情开朗舒畅。

    桃花树下,胭脂河上,碧水清波,远山如画,浩渺无际。荡漾的小舟,戏水的孩童,粉红的桃花,湍流的碧水,木屋草房,炊烟阳光等,将这里构筑成人与自然共栖的世外桃源。

    焰霓裳心有所感,看着眼前的山水,山是道教名山,远远的山中处处洋溢着浓郁的道教文化气息,而置身之处的山下河边,很幽静,气候凉爽,空气清新,心中默然想:是呀,真正的精致,是即使穷困潦倒,也要让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她抬手将脸旁的一缕白色秀发撩到耳后,不禁轻轻说道:“生存的环境可以是简陋的,但生活不是!”

    看着眼前美景,觥几仇亦是心向往之

    ,道:“居于桃花下,犹如食知味。倘若,与一相知之人,终老于此,食这人间烟火之味,有后厨的鼎沸,也有前堂的喧嚷,没有战争与杀戮,只与一人享有山水,日日里相陪着,看着你葱翠匝腕,将瓣瓣桃花,撷入篮中;更于清风拂叶之际,看着你襟带承芳,衣袖轻,纤手压了青枝,幽馨馥郁,隔着数十年的光阴,仿佛都能感受到与你一起度过的氤氲香气。”

    自顾说着,情不自禁,不由伸手过去,轻轻握了焰霓裳的手。

    焰霓裳脸上一红,身子微微一颤,手却任由他握了。

    泠汐见了,忙将头转开了去,有些害羞,轻轻说道:“几仇哥哥,焰姐姐,诶,这般的衣食住行,悠然写意的意趣,桃花源般的生活方式,农耕田园什么的,我也喜欢呢。……”

    觥几仇听得,突然惊觉,忙将握着焰霓裳的手松开,讪讪一笑,道:“《周易系辞下》有云:‘物相杂,故曰文’。我自小向往这般生活,田园之中,却不乏精致,与大千浮华自自然然的分划了一个不远不近的界限,不理纷扰,不迷俗媚,更不幽溺于犬马的奢靡,在这山乡田园的生活里,一壶茶,一盏酒,一羹,若偶尔赏得了清雅的山水之情,那便是整日里的神朗气清。”

    “是呀,倘能如此,在每一日清晨与黄昏,流连在简而又简的每一个日子,吹云见日,没有华贵,却有优雅,这何尝不是一种独特的生活美学。看桃花纷飞,赏浮云聚合,尝瓜菜米香,度日如翻书,点点心事皆是人间真滋味!”焰霓裳看了看觥几仇,脸上泛起一抹笑意,甚是向往,不无欣羡的说道。

    觥几仇闻言,哈哈一笑,举起酒葫芦,美美喝了一大口,道:“这样的生活,与其说是归于农耕田园的如诗如画,倒不如说是一种向善崇德的理想。数千年田园的农耕生息,教会了我们要靠着勤劳的双手,去丰衣足食,这样的生活富足而踏实,向善而美好。而相形之下,那种靠着掠夺他人财富而强大的个人和国家,既龌龊又丑恶,比如北宫天庭及其仆从军。这种田园牧歌即是一种古朴的生活方式,亦是一个朴素的理想,而这理想,恰是很多向善的人共同的追求。”

    说到此处,语气稍顿,看着远天上悠悠的白云,然后,轻轻喟叹一声,道:“……唉,我们回去了罢,明日小泠汐与爷爷便得离开这里,去千里之外的邺城寻她表哥冉棘奴的了。”

    “走罢,泠汐妹妹,我们回家去罢。”焰霓裳闻言,回身过去,轻轻牵了泠汐的手,三人从来路向村中走去。

    突然,数只鸟儿在胭脂河上的空中啾啾叫着,盘旋了数圈,然后,双翅一振,便向他们飞来。

    焰霓裳凝神看去,只见一只体型较大的黑身红唇鸟在前,后面跟随十数只形如山鸡的白翼黄足的白鸟,扑扇着双翅,冲他们迎面急急飞来。

    焰霓裳见了,心中一惊,不禁轻呼道:“大酒鬼,不好了!”指着向他们飞来的那十数只大鸟,语音因有些惊慌而微微颤抖。

    觥几仇闻言,亦是一惊,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那十数只大鸟正急急迎面飞来。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