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妖刀之鸣鸿天下 一六九章 水茫茫,征人归路许多长(5)

作者:微尘陌上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0-01-07 14:02:06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


随机推荐:灵宠时代 从蛇开始的神级进化 史上最稳大魔头 仙武世界:开局陆地剑仙 我在异界开网咖 觉醒时代 珏煞剑 星相之神 

    耶律靖见敌营中地面四处多有散落的火焰、敌军旗帜及残断刀枪,心念一动,纵马向前,从一名死去的敌军旗手夺了一杆大旗,喘了口气,说道:“凌霄兄弟,多谢你相助,我挺枪挥旗前冲,你带部属从我两侧破袭,咱们冲进去。”说着,将旗子就着地上散落的火焰点燃了。

    耶律靖身后便有数千铁甲军兵士见了,亦是各个将地上的敌军破旗拾起,依样点燃了,紧随主将,便待前冲。

    凌霄见了,已知其意,道:“妙计!”回头对属下破壁军叫道:“兄弟们,给我杀进去”。

    耶律靖纵声大呼,一手持枪,一手挥动火旗,紧催战马,径向湛柳所在方向攻了进去。身后数千铁甲军俱是手挥火旗,大声呼喝着,驰马前驱,紧随其后。

    凌霄率领三百余破壁军,手挥丈二陌刀,徒步紧跟其后,如墙而进。

    耶律靖带着这数千铁甲军,将手中火旗舞动开来,“呼呼”翻卷,便如一团团火烧的云,随着战马前冲,数千火焰烈烈,声势惊人,直往湛柳的叠阵飞舞而去,叠阵中的兵将见来势凶猛,纷纷避让,没来得及避开的,无不衣袍皆着,须臾成为火人,在火焰中惨痛呼号,余人见了,无不胆寒,避之唯恐不及。凌霄率三百破壁军趁势而进,如猛虎奔向狼群,陌刀过处,人马俱碎。

    鬼子兵将虽然勇悍,却也不能不退。

    耶律靖带着数千铁甲军,乘势一冲,进了敌军叠阵,攻向中路。

    军中三声炮响,叠阵中的敌军见了,分成东西两路大军,从两翼袭来。东西两路敌军各人手持丈余长刀,鼓噪攻到,两千敌兵手执高大盾牌,冲前挡住去路,其余万余兵卒纷纷举起长刀,将众人夹在中间,齐齐攥刺乱砍,看来似乎杂乱无章,实则刀刀狠恶,顷刻间已将东、西去路封住。

    耶律靖与凌霄各率部属在敌军叠阵中,挥舞火旗,左穿右插,蜂拥卷去,东西两路围剿军兵将看得眼也花了,纷纷放箭阻挡。铁甲军与破壁军人人皆披重甲,箭矢落在坚甲上,纷纷坠落,杀伤甚微。众人在叠阵中,只见敌军长刀如雪,百人一堆,千人一群,声势甚壮。

    火旗焰火翻卷之中,耶律靖与凌霄等一众勇壮之士鼓勇而前,直向中路湛柳所立高台处抢去。

    忽听得营中号角声响,旌旗翻卷如潮,高台之后喊声大作,分别从高台左右两侧转出一万名头顶头盔,身穿坚甲的豪勇军汉来。这湛柳也是善能用兵,除了在中军大营中布下叠阵,将自己置于高台,作为诱饵,却在高台之后暗藏一个精锐生力军,这支精兵行动迅速,与东西两路军协同,围裹上来,将耶律靖与凌霄所带三千余人围在其中,要聚而歼之。

    中路敌军中,一名武将挡在阵前,骑了一匹高大健硕的乌骓马,手拿两柄八棱紫金锤,每只皆比斗大,拿在手中,如若无物,甚是悍勇,小名唤做湛狼儿。此将正是湛柳的儿子,生来就有与生俱来的神力,自小拜了好几个名山仙师学习武艺,后其长大后,体格硕壮,身材魁梧,拥有一身的蛮力。在北宫仆从军中实为一等一的勇士,有万夫不当之勇,罕逢敌手。

    战鼓雷鸣,这支精绝军与围剿军大呼酣斗。东西两路敌军强弓硬弩,向包围圈中激射,耶律靖与凌霄率军士们数度冲前,均被箭雨逼了回来,其间,便有数名铁甲军与破壁军战士被射倒。敌军似有意戏弄这支孤军,箭矢落处皆不中要害,只照着精绝军战士的四肢射来,箭雨过后,中箭者或手臂中箭,或腿部受伤,闷声的痛呼声中,便有多人丧失了战斗力。

    耶律靖等纵横来去,却再不能将敌军冲乱,陷于阵中,四顾望来,已知陷于埋伏了。这一来,这支孤军败势登现。

    这时,侍候在湛柳身旁的一名传令官奔下台去,骑了大马,在军阵后驱驰,手挥一面黄旗,大叫道:“众军听着,将军有令,谁能活捉敌军主将者,晋爵三级,赏千金。”鬼子兵大声欢呼,其中枭将悍卒摩拳擦掌,便待不顾性命的扑将上来。

    正此时,那叫湛狼儿的猛将叫道:“兄弟们,看我来生擒了这几只小蟑螂,大家都别跟我抢功呵。”北宫围剿军兵闻言,向两侧纷纷散开,湛狼儿双手各舞动一柄大锤,缓缓催马进来,住马在耶律靖十步处,冷冷看着耶律靖,道:“看来你是他们的头儿,你是自己下马受降呢,还是老子打你下来,你选一个。”

    “废话少说,要战便战,老子也不是吓大的。”耶律靖嘿嘿一声冷笑,将手中点钢枪一抖,闪出数朵枪花。

    湛狼儿哈哈一声大笑,轻轻挥了挥手中两柄大铁锤,似是轻如毫毛,直取耶律靖。

    耶律靖亦不搭话,双手持了点钢枪,枪花舞动,迎着湛狼儿,一枪照敌将面门刺去,“当”的一声脆响,与大锤相交,枪花一闪,滑过大锤弧面,枪头从两锤间的空隙处刺入,伴着一股劲风,向敌将面门送去。湛狼儿身手自是高强,力大锤沉,锤锋翻转,将长枪震开,两马错开,各在对方十步处。

    湛狼儿斜着眼看着耶律靖,冷冷说道:“嗯,不错,能在俺手中走上一个回合,也算一条好汉,好,再来!”说罢,“喝喝”大吼着,纵马前来,直击耶律靖面门,两柄八棱大锤在手中舞得风声呼呼。

    耶律靖不再搭话,挺了手中长枪,大喝一声,迎上直刺,纵马前驱,于两马交错之际,回马一枪,往湛狼儿左前胸狠狠刺去,攻势急速。湛狼儿圆瞪了双眼,双锤挥舞,虎吼一声,双锤重重砸在枪杆上。耶律靖只觉手中长枪重重一震,被弹了开去,耶律靖双手被震得虎口流血,不禁大吃一惊,“哎呀”一声,点钢枪险险脱手飞出。

    湛狼儿岂容敌手跨马奔出,急速兜转马头,追了上去,于二马头尾相衔之际,那湛狼儿虎吼一声,一手挥锤往耶律靖身后马臀上砸落。

    耶律靖双手酸麻之际,不及回枪挡格,大锤落下,正砸在耶律靖所骑大马后臀上,那大马痛得“咴咴”嘶鸣一声,臀部一歪,后腿再也无力迈出,一个前冲,滚倒在地,将耶律靖摔落于地。

    湛狼儿哈哈大笑一声,一手将双锤握了,纵马驱驰过来,腾出只手,俯身便来抓倒撞于地的耶律靖束甲腰带,想要生擒了他。

    耶律靖倒在地上,右腿被压在马下,一时竟无法脱身,情势万分危急。

    凌霄在旁观战,见耶律靖不敌,忙手挥陌刀,抢步上来,挥刀直劈湛狼儿脸面。湛狼儿见刀势猛恶,急急向后一个铁板桥,躲开了去,催马前驱,坐直身形,回头看了看徒步持刀的凌霄,道:“刀法不错,想来你也是一个头儿,今儿,你也活着留下来吧。”说着,兜转马头,舞动双锤,向凌霄冲去。

    凌霄手挥陌刀,施展开梵香所授斜月刀法,刀刀阴狠凌厉。

    湛狼儿见了,大叫一声:“好刀法,今儿终于遇到一个有料的对手了,过瘾耶,来来来,与俺大战三百回合!”哈哈笑着,急舞大锤,锤锤不离凌霄身上要害。

    凌霄见湛狼儿力大锤猛,攻势凌厉,斗大的锤头在他手上舞动,便如两团斗大的棉花,浑不费力,遂挥了丈二陌刀,于其马前左右,纵跃如飞,不与他铁锤相交。

    湛狼儿见凌霄刀法纯熟,纵跃之间,甚是灵便,遂凝神使力,一锤一锤,实实直往凌霄前胸及陌刀上砸落。

    二人一上一下交兵已有十数合。

    湛狼儿见凌霄防御攻击颇有法度,心中豪气顿生,手中双锤舞得愈加紧凑,绵密的锤影之中,惯性之下,湛狼儿连着两锤落下,有如疾风吹过,凌霄竟侧身闪避不及,待要回刀相挡,那大锤微微一斜,幻出无数斗大锤影,正是湛狼儿精修的“撼天雷”三十六锤,锤影过处,第九式“电火雷车下九关”已是重重砸在陌刀锋面。

    只听“当”的一声重响,将凌霄手中陌刀震得倒撞回去,紧跟着,手中大锤以第十式“宵动沧江十月雷”往凌霄前胸如电而至,“嘭”一声大响,正打在凌霄护胸镜上,竟将凌霄护胸镜震得碎裂。

    凌霄不禁“哎哟”一声痛哼,胸口烦恶,气血翻涌,终是忍不住,一口热血狂喷了出来,倒撞数步,将陌刀拄在地上,缓缓站直了身形,只觉身子晃一晃,渐渐发虚,拼尽全力,想要举起陌刀再战,力气却已不济,眼前昏黑一片,一口气没缓上来,不由自主栽倒于地,竟自昏了过去。

    湛狼儿出手之间,连败来袭敌军两员主将,甚是得意,往包围圈中的精绝铁甲军与破壁军战士们叫道:“你等主将已败,还不快快投降,爷饶你们不死!”哈哈大笑着,竟视眼前这些勇壮之士如无物。

    此时,耶律靖已被两名铁甲军兵士从马下拉了出来,瘸着腿站稳了,四顾重重包围的敌军,回头对众精绝军叫道:“大伙儿勠力同心,拼死抗敌,我等今日便死在此地,并无憾意,再不死战,还算是甚么男儿汉?”挺着长枪,一瘸一拐地向前走了两步,回望大营门处,大声叫道:“梵香大将军,今生能与你并肩作战,我耶律靖开心得紧,如有来生,我耶律靖还做男儿,再来与大将军共同御敌,哈哈,生为男儿,是我之幸。……”语音苍凉,却不失豪迈。

    “喏,谨遵将军号令,与敌死战,决不投降!”

    众铁甲军素来敬服耶律靖,见他虽右腿已断,却并无惧意,呼喝声中,神威凛凛,遂齐声应是,各挺长枪大斧,奔到耶律靖身边,重重将之护卫在核心。

    破壁军一名小队长石坚见了,亦是豪气一壮,对尚能一战的破壁军将士纵声叫道:“兄弟们,大家都是爹妈生的,咱们也不是孬种,今日便与鬼子拼命死战,死而无憾!”

    “拼命死战,死而无憾!”其余破壁军将士高呼着,亦是过来与铁甲军结成圆阵,将大队长凌霄与耶律靖护卫在中心。

    湛狼儿骑马立于军前,嘴角一撇,轻蔑地说道:“就凭你等这些小虫子,就敢跟我厮拼,哈哈,真是不自量力,来人啦,将这些小虫子尽数杀了,只给爷留下那两只大一点儿的,好记在军功薄上呢,嘿嘿。”

    包围阵中的兵卒听得,大声欢呼,军中枭将悍卒早已是等得不耐,遂个个不顾性命的扑将上来。那三千余精绝将士皆是军中骨干,为训练有素之兵勇,武艺精熟,骁勇善斗,此时虽然被围,却是丝毫不惧,迎着扑上来的敌军英勇拼杀。须臾间,对战双方各有不同伤损。

    湛狼儿见这支孤军人人悍勇,将扑上的围剿军士杀伤甚众,不禁又是着恼,又是喜欢,打心里想将这支孤军纳降为麾下,遂将锤一挥,大声说道:“都跟爷退回去,待俺再行劝上一劝。”扑上去的众兵卒闻言,遂各个退回。

    湛狼儿催马踏前几步,向耶律靖大声说道:“这位将军,俺敬你是条汉子,你归降了俺,俺把你当兄弟,在我北宫仆从军中,同建功勋,共享无尽之荣光,如何?”

    耶律靖看了看湛狼儿,默然不语,将长枪拄在地上,轻轻挪了挪断腿,将眼闭上,轻轻哼唱:——

    人生百年,如梦如幻。

    有生有死,壮士扼腕。

    如生我来,如死我伴。

    死不足哀,生不足欢。

    西域北风,东土炊烟。

    青青子衿,我心我愿。

    保我国土,去我国难。

    生有何欢,死有何憾?

    思我妻儿,望我家园。

    捍我国威,借我刀剑。

    余生乐焉,干戈化田。

    关山路阻,道长且远!

    ……

    包围圈中的三千余将士跟着哼唱这首来自东方故乡的豪迈悲壮的歌谣,均是泪流满面,心知今日必然不幸,歌声豪壮,雄浑,沉厚,声透苍穹。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