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穿书之这个白月光老娘不当了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嘴够硬,不过也逃不出我手掌心

作者:吃脑虎的兔子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6-12 22:28:25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


随机推荐:总裁,夫人带崽跑路了 玉帝万岁 六境志之七国危局 女武神:我,吕布,誓破仙境传说 重生70锦鲤小娇妻 你假装修炼一下吧,球球了! 从收养葫芦娃开始变强 昭云剑 

    任弘方气得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时候,任楚楚缓步走出,遮挡住嬷嬷愤恨的视线。

    她微笑着慢条斯理道:“是不是小人陷害,可不是由嬷嬷你空口白牙,说了算的。”

    嬷嬷连眼都不想看她一眼,怒哼一声就把头别到了一边去。

    任楚楚也不在乎,继续把话问下去:“嬷嬷,我且问你,周姨娘假装怀孕一事你可知?”

    嬷嬷做出一问三不知的模样,“我不知道二小姐你在说什么,姨娘有喜的事情不还是由二小姐您请来的郎中,瞧过以后,大家这才得知的吗?如今又怎么变成姨娘假装怀孕了?二小姐不觉得这话说得可笑吗?”

    她话说得可是不客气,句句里都带着扎人的刺。

    她如此强硬的态度,倒是让周玉琴松了一口气。只要她院里的人要死不松口,那谁也治不了她的罪。

    她心里终于有了一丝期盼。

    任楚楚脸上一点急色都没有,踱步在嬷嬷的周围,“若是没有假装怀孕,那周姨娘喝什么易孕的汤药?”

    这嬷嬷精得很,“易孕的汤药?什么汤药,奴婢不知,奴婢日日给姨娘熬的都是保胎的汤药!”

    任楚楚似有若无的瞟了一眼周玉琴的方向,将她松一口气的小动作尽收眼底。

    “倒是个嘴硬的,不过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她扭头就唤人:“来人!”

    嬷嬷一下子就急眼了,激动的质问:“二小姐这是问不出想要的答案,就想动刑逼供吗?”

    “既然你不识趣,软的不吃,那我自然要换一种法子了。”任楚楚说得理直气壮。

    嬷嬷一听她这么肆无忌惮,也有点害怕了,扭头立刻看向任弘方。

    “老爷,难道您就要这么任由二小姐严刑拷打吗?难道这般拷问出来的话,就是您想要的话了吗?那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

    任楚楚并不拦着,由着她把话说完。若是任弘方再被这种三言两语蒙骗,他就不会走到今日了。

    平时他装装糊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以。但遇上这种影响他前程的事情,别说闭眼了,就是掺进一根杂毛都没门。

    任弘方冷冷开口,丝毫没留一点的情面。

    “还不快来人,把这老奴给我拖出去!”

    “老爷!”嬷嬷惊吓之下,都喊破了嗓子。

    但就算她今日把嗓子喊到没了声,这一顿审讯怕是也躲不过去的。

    嬷嬷一面死命挣扎着,一面朝着任弘方大喊:“老爷您怎么能这么糊涂啊!您这般行径,不怕寒了姨娘的心,不怕传出去让人笑话嘛!”

    她大声的质问让任弘方不耐烦了,直接喝令:“给我把她嘴给堵上!”

    嬷嬷呜呜咽咽的被拖出去了,没过多久,外头就传来了棍棒打在皮肉上的沉闷响声。

    在这声音之下,这站了满厅的人已然感觉自己不是站在平地上,就像是站在刀尖上一样,就算不动一下,也避免不了血流的场面。

    他们哆哆嗦嗦的站在那儿,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了,别说抬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自己步入了嬷嬷的后尘。

    不过是任楚楚品一盏茶的工夫,之前把嬷嬷拖出去的护院快步走了进来。

    “老爷、二小姐,人已经昏过去了。”

    “昏过去之前,说什么了吗?”任楚楚问。

    “什么也没说。”

    得到否定答案以后,任楚楚幽幽叹了一口气,随意摆手道:“直接发卖吧。”

    这话随意的像是在扔一件没人要的垃圾一样。

    所有下人都因为这话不寒而栗,相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相同的恐惧。

    周玉琴此时再不站出来帮嬷嬷,她就永无翻身之地了。她也顾不上什么害怕了,从地上爬了起来,指着任楚楚就骂道:“哪有你这般心思狠毒的人!问不出你想要的东西就要把人发卖了!你这是分明要把事情诬陷在我的身上!”

    她转身又扑倒在任弘方的脚边,哭喊着:“老爷,您可一定要相信妾身的清白啊。妾身都是被这心狠手辣的东西给设计害了!妾身真的什么也不知情啊老爷!”

    她凄厉的喊着,努力诉说着自己的清白。

    任楚楚悠悠的看着,连一点阻拦的意思的没有,就像是在看一场热闹的好戏一样。

    等周玉琴哭完了,她才把视线投向那群已经被吓到腿软,快要站不住的下人们。

    “有要说的吗?”她剔了下指甲,“若是没有的话,就一个个拉着出去受一番吧。等你们全都承受下来了,那估摸着你们的姨娘是真的无辜了。”

    这话说得下人们一哆嗦,适才嬷嬷的经历他们可是亲眼瞧见啊,他们也经过那么一遭,就算是扛下来了,哪还有什么活头啊!

    但是他们就算急着想争取安然的机会,也不知道说什么啊。

    正当所有人都急得不可开交,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下人站了出来。

    “小姐,小的知情!”

    周玉琴不敢置信的扭头看去,见到的却是一张陌生中又透着点点熟悉的面容。这人是她院里的吗?她一时都想不起来了。

    那下人像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一样,上来就自报家门:“二小姐,小的是周姨娘院里管理花草的,名唤刘二狗。”

    顺着这话,周玉琴这才骤然想起,她确实逛园子的时候,有几次瞥见他过。但是这个人平时都在院子里,怎么会知道她假装怀孕的事情呢?

    任楚楚递了一个眼色给管事的鸿旺,鸿旺立刻领会,派人去调查一下,回来道:“老爷,二小姐,周姨娘院里确实有一个名唤刘二狗的下人,也确实是负责周姨娘院里的花草。”

    确定了身份以后,任楚楚放心大胆的询问这个刘二狗。

    “你把你所知道的尽数都说出来。”

    周玉琴浑身已经抖个不行,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害怕,还是因为委屈了。

    她抢在刘二狗开口之前,高声道:“你说话注意一点!你不过是一个管花草的,你能知道什么事!若是你故意为了陷害我,而说了什么虚假捏造的事情,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xuanku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xuankuge.com